9.0

2022-08-30发布:

动画电影《无限》单点付费模式意味着字节跳动走向付费阵营?

精彩内容:

端午檔期間,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西瓜視頻、今日頭條,與Netflix全球同步進行了日本動畫電影《無限》(又名《想哭的我戴上了貓的面具》)的線上首映,付費6元可在48小時內享受觀影權益。

與春節期間鋪天蓋地的“免費請國民看電影”的高調宣傳相比,這次字節跳動在首部收費首映電影上的宣傳,低調到無聲無息。

衆所周知,影視內容向來是生産周期長、成本極爲高昂的産品,字節跳動爲一部《囧媽》曾付出6.3億,而《大贏家》的版權費亦價格不菲,這樣的成本結構決定了免費播出這種“高成本”模式缺少商業閉環,無法長期複制,更多意義上是一種“金錢換流量”的商業推廣行爲,目標是品牌營銷和獲客。

《無限》的單點付費模式,意味著字節跳動在電影領域的布局策略正從營銷噱頭回落到業務經營,而這就需要字節與片方建立良性的合作模式,遵循電影市場的商業邏輯,與其全球同步首映的Netflix,采用的就是會員付費模式。

價值官記者發現,西瓜視頻最早上線單片付費電影,甚至可以追溯至六個月前,在電影頻道的“付費點播”專區目前有33部付費影片,除了《無限》外,基本都是與“好萊塢VIP會員”不重合的歐美熱映電影。

爲什麽付費模式是電影可行的商業模式

付費看電影並不是新鮮事,電影院早已培養了用戶買票入場觀影的習慣。互聯網時代,電影也是最早在網絡上以付費形式觀看的內容形態,並且在過去的十年中已經被全球網絡視頻用戶普遍接納。據貓眼數據平台發布的《疫情影響下的電影行業發展對策研究——觀衆觀影意願調研報告》顯示,7成以上的受訪者有過線上付費觀影經曆。

在這背後,是長視頻平台每年以超百億的成本購買版權與自制內容。成本結構決定了,視頻平台必須要獲得更多的收益,才能繼續投入優質內容的創作,否則就會陷入用戶不花錢——視頻平台虧錢——內容創作者缺錢——品質不可能提升的死循環。對觀衆來講,則是通過付費來選擇自己想看到的內容,甚至還能夠反哺上遊內容生産,讓整個産業的制作水平得到提升。

愛奇藝不久前就上線了一部付費點映電影——獲得金爵獎的文藝片《春潮》,無論是業界還是觀衆都對此給予了積極的反饋。確實,網絡發行和單點付費播出,對這一類在院線難以獲得影響力和收益的類型片而言,將是一個很好的出口,能覆蓋成本或者再有些收益,將會鼓勵更多人加入到多元內容的創作中。

中國電影市場的蛋糕雖大,但90%以上都是直接的票房收入,而在美國、日本等國家,票房收入占比僅爲30%,其余大部分收入均來自增值和衍生品市場,這兩個數值之間有相當可觀的差距。

而這次的疫情突降,更是暴露了整個行業沒有足夠抗風險能力的弊端,相對單一的發行渠道和商業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是阻礙了行業前進的腳步。新片在線上單點付費的模式,其實是爲電影制片方提供更靈活且多元的發行模式,拓寬了收益方式,從長遠來看,有助于行業在充滿變數的市場環境中增強抵禦風險的能力,開辟“電影 互聯網”健康可持續的新業態。

內容和服務 是讓用戶心甘情願付費的關鍵

付費沒問題,但想要讓付費模式可持續,必須要讓觀衆覺得值!畢竟,中國的視頻用戶是最苛刻、又最會省錢的群體,長視頻平台從月會員、季度會員、到年費會員,再到形成付費點映的習慣,可是經曆了一個漫長的過程。

那在短視頻上花的這6塊錢,值嗎?

從《無限》的觀影評論來看,整體感覺還是中規中矩,大部分人都覺得是延續了日式小清新和治愈系的溫情路線,畫風細膩,但缺少驚喜。劇情平淡無奇,是觀後感中較爲集中的關鍵詞。

隨著4K、杜比等技術的不斷發展,大屏的廣泛應用,也讓用戶對線上觀影體驗的要求越來越高。然而目前《無限》並不支持PC端觀影,部分觀衆評價表示“48小時限時,還不能大屏,那我甯可花叁四十元去電影院看電影”。

之前在頭條系平台播出的《囧媽》《大贏家》,一開始也都是只能在手機端觀看,電腦端要等過一段時間才能搜到。有的用戶爲了能第一時間在電腦端看西瓜視頻的電影,只能通過安裝安卓模擬器、同屏協作軟件等辦法來實現,官方回應是“技術問題”至今都沒能解決。

除了觀影體驗外,用戶更需要的是豐富的多樣化的內容,但短視頻平台目前的電影片庫可以供用戶選擇的空間還是很小。以“今日頭條”底部的放映廳頻道內的電影爲例,總量約爲七百余部,基本以老片爲主,大多數內容在愛優騰等長視頻平台上也可以找到,缺少獨播優勢。或許正是因爲清楚片量是自身短板,頭條系視頻會員的定價較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