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播五月色五开开心五月【年幼的关之琳】图文作者不详

精彩内容:


年幼的關之琳

         (9.87 KB)

    (9.42 KB)



字數:5145字

  馬利諾書院位于官塘一個僻靜的港灣裏,這是一座有著宗教色彩的女校,九月的陽光透過郁郁蔥蔥的樹陰照在灰色的只有叁層高的教學樓前,1975年九月二十二日的一個中午。這時正是下課去飯堂吃飯的時間,和其他普通公立學校不同,沒有喧嘩,沒有打鬧,所有女孩子們排成兩人一排的縱隊,有序安靜的由教學樓中魚貫而出。

  「Rosamund,出列!」一聲慈和而不失威嚴的女聲傳來。不用擡頭,所有學生都知道這是書院主任san修女的聲音。

  從隊列中走出一個女孩,和其他女孩子一樣,她穿著深藍色的校服,頭發編成粗大辮子,可是,不同的是這個女孩有著讓太陽失去光芒的美麗。

  Rosamund,中文名關家慧,出生于香港,血型B。是馬利諾書院公認的校花,身高一米四五,在彎彎細長的眉毛下,有一雙可以容納夜空所有星光的大眼。

  每當雙眼眨動時,所有的光都似乎都變成的彩虹,俏皮的鼻子下有著一張菱角般的小嘴,紅潤而飽滿,雙唇微開微合之間可以看到整齊潔白有如玉石般的的牙齒,雖然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女童,但是已經可以讓世界所有光芒集中在她的身上。

  「Rosamund,再過兩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吃完飯到我辦公室來一下,我給你開一張出門證,你可以回家過生日,另外還有些事情給你說。」
  家慧因爲驚喜圓睜她的大眼。

  「是真的嗎,san嬷嬷,謝謝你!」

  「當然是真的,傻孩子,快先去吃飯吧!」san修女笑著說。看著家慧的目光充滿了慈祥。

  「謝謝san嬷嬷!」敬了一個禮,家慧聽話的轉身快步去追已經遠去的隊伍,在這所學校禮除了少的可憐的體育課外,女孩子是不允許跑得,這是禮儀。
  當家慧邁著比平時大的步伐離開時,san修女銳利的目光盯著家慧深藍校裙下閃著象牙般光彩的小腿,露出一絲不被人察覺的詭異笑意,詭異中似乎還有著一絲獰惡。

  吃完飯,所有的孩子都要參加一個時間爲一個小時的祈禱,只有家慧因爲san嬷嬷的吩咐,前往辦公室,因爲是這個學院的主任,san嬷嬷的辦公室是一座獨立的歐式二層樓,它獨立的樹立在小操場的另一邊,san嬷嬷爲了這個學院付出了一切,一樓是她的辦公室,二樓就是她的臥房,據說當年蓋這坐樓時正面臨日寇的侵略,所以還有一個很隱秘的地下室,不過學校裏並沒有任何人去過,一陣秋風吹過。

  家慧把細長的脖子往回縮了縮,想起兩年前有位學姐忽然精神失常,san嬷嬷爲了不使她驚擾別的學生,好心把她接到她那裏休養,誰知這位學姐竟然跳樓身亡了,從此,除了辦公樓一樓的大門,所有的窗戶都裝上的鐵柵欄。

  「或許那位學姐的鬼魂還在附近遊蕩呢!」家慧想到這裏,害怕的立刻打斷自己的想象,快步向辦公樓走去,辦公樓的大門越離越近,黑色的大門敞開著,似乎象惡魔的嘴巴,可以吞噬一切。家慧站在門前,門沒有關,怯怯的敲敲黑色厚重的門板,咚咚的聲音在空曠的客廳裏傳出回聲。

  「是Rosamund嗎?進來吧。」san嬷嬷的聲音傳了出來,家慧長出一口氣,下意識的用手拍了拍剛剛開始發育的胸部,放心的向裏面走去。來到辦公室,san嬷嬷似乎正在寫著什幺,看到家慧進來,san嬷嬷放下手中的筆。

  「坐下!」san嬷嬷指指在寬大的辦公桌旁邊的一張椅子。家慧乖乖的坐下,恭謹的看著嬷嬷。

  「Rosamund,這是給你開的出門證你拿好。」家慧壓制不住喜悅的表情,感激的從嬷嬷手裏接過那張紙片。San嬷嬷看著很猶豫,認真的端詳了半天家慧,不知爲什幺,家慧的心裏産生了一絲陰影。

  「Rosamund,你是個大孩子了,經過這幺長時間神的教誨,你應該具備其他孩子沒有的勇氣,所以嬷嬷要告訴你一些事情,但是,你必須用自己的救贖來起誓,不能夠把今天的話透漏給任何人。」

  有一些緊張,但是家慧還是答應「是,嬷嬷。」

  「你是秉承著神的旨意降生的孩子,神對你充滿了眷顧之情,但是,正是因爲這樣,你才要小心,因爲因爲嫉妒,惡魔會專門給你帶來災難。」

  「啊。嬷嬷,會是這樣嗎?那我應該怎幺辦?」長期的宗教灌輸,家慧一點都不會懷疑嬷嬷的話,她只是覺得害怕。

  「沒關系,你先回去,如果家裏發生了什幺不幸,你不要害怕,趕快回到嬷嬷身邊來,神會保佑你的。」說著話,嬷嬷走過來,慈愛的撫摸著家慧的頭,並順著幼嫩光滑的臉龐劃下,san嬷嬷手的皮膚保養的很好,但是卻有著一般女人沒有的粗大骨節,這雙手充滿了力量,家慧曾經看到過一個嚴重違犯紀律的學生被拔下短褲,就是這雙手,輕輕的一下,即使過了一周,家慧還是看到那個女孩子屁股上掌型的紅印。

  「你先在就可以回家了,我已經通知你父親來接你了,記著,今天嬷嬷說的話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你的父母,願聖母保佑!」感覺溫熱的大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脖子,家慧好像得到了很大勇氣。「是,嬷嬷。那幺謝謝您,願聖母保佑。」
  家慧給大門看管的兩個嬷嬷交上出門證,從旁邊的小門來到了外面的世界,爸爸正坐一輛那輛已經開了五年的舊福特上等著自己,快樂的向爸爸跑去。小孩子就是那幺善望,只需要少許的快樂,就把剛才所有的陰影吹散了。

  家慧的父親關伯威,籍貫是遼甯沈陽人,滿族人,今年四十二歲了,藝名關山,有著東北人特有的大個子,曾經是台灣當紅的演員,最得意最喜歡在女兒面前誇耀的作品就是二十叁歲那年憑借第一部接拍的電影《阿Q正傳》,獲得瑞士羅家諾影展最佳男主角獎,成爲首位華人國際影帝。

  但是現在早就已經淪爲叁四線演員很久了,一路上家慧發現父親比較沉默,似乎有著什幺心思,乖巧的她沒有多問。回家後家慧看到母親剛哭過的樣子,聰明的她想起嬷嬷的話,心裏非常的郁悶。

  當晚,父親說要去台灣拍外景,就提前給家慧過了生日,在慶祝生日的過程中似乎一家還是那幺和和氣氣的,尤其加上小毛頭一樣的弟弟,一家表面上也是幸福家庭的樣子,但敏感的家慧還是看到父母偶爾交彙的眼光中的一絲冷漠。
  九月二十四日是家慧的生日,外祖父打來電話讓她去家裏吃飯,飯後因爲晚外祖父勸說她留宿,但是不知道爲什幺家慧心裏總是惶惶不安,非要要求回家,無奈之下,就由舅舅送她回去,還沒到家,就看到一片火紅,家裏著火了,嚇傻的舅舅一把沒有拽住家慧,她就沖入了火海之中。因爲她的行動,舅舅似乎也清醒了過來,跟著她沖了進來找到已經昏迷的母親合哭喊的弟弟拖了出來。蘇醒後的母親緊緊的抱住家慧,發出傷人肺腑的哭泣。

  「你爸爸不要我們了。」

  心中惦記著san嬷嬷的話,看到母親和弟弟已經恢複。有外祖父一家照料後,家慧沒有多呆,急急忙忙的返回了校園。

  「san嬷嬷,請您幫助我,是不是因爲我的原因給家裏帶來了災難?」
  「是的,因爲惡魔的嫉妒,你身邊的人都有可能遇到厄運,唯一的辦法就是你進行一次告解,明天吧,明天就說自己喉嚨不舒服,我會讓你來我這裏住一段時間,你來進行一次長時間的祈禱,我想聖母是會保佑你和你的家人的。」
  第二天,沒有多費周折,家慧就搬進了san嬷嬷的小樓,隨著小樓大門的關閉,家慧再也聽不到外面學友的讀書聲,同樣的,外面也不會聽到家慧的聲音。隨著嬷嬷來到二樓,一個寬敞的臥室出現再眼前。

  「Rosamund,這是一次特殊的祈禱,爲了表示你的虔誠,你要赤裸裸的跪在神前禱告。」san嬷嬷的慈和的聲音打消了家慧的疑慮,再加上平時san嬷嬷經常會出現在她們的浴室,所以沒有太多羞恥的感覺,到底因爲不是洗澡,當家慧脫掉自己白色的小內褲時還是感到一絲羞澀,一絲粉紅的波紋從臉上擴散,一直感染到整個身體,整個嫩白的小身體,也多添了一層粉紅的美感。
  雖然只有十叁歲,但是家慧的身體卻非常的勻稱,細細的脖頸,豐腴適當的身體,配上一雙相比身體細長的雙腿,皮膚是象牙般的乳白,有一種透明般的感覺,透過皮膚,可以看到淡青色細細的血管,因爲羞澀,皮膚上還有一層粉紅的光彩,這種美感,即使是溫純的老者,也依然會産生把這嬌美的小肉體壓在身下,融入體內的獸性。

  「Rosamund,我將幫你驅除你身上的魔鬼,你要無條件的配合,中途有任何的中斷,你將失去主和聖母的眷顧,必將淪入惡魔的掌握。」san嬷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平時沒有的亢奮,而家慧因爲對惡魔的恐懼,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意志,她所能依靠的就是眼前的嬷嬷了。

  San嬷嬷滿意的看著眼前這副軀體,這已經不是幼兒的身體了,但是成爲一個成人的體態還需要時間,這是一具只有十叁歲這個年齡才有的性的魅力和誘惑,胸部已經有了隆起,有如雞頭肉般大小的膨起,和位于那頂端,只有介于米粒和小豆粒之間的大小的粉紅的乳頭,和同年齡的男孩有了確實的形狀上的差異了,纖細的雙臂和大腿再配合由細腰到臀部的曲線,在加上女孩陰部寥寥幾根細細軟軟稱不上陰毛的陰毛,都加強了只有少女才有的那種一旦身陷其中恐怕就再也無法逃脫的魅力。

  嬷嬷忽然伸出雙手,用少女無法抵抗的力量抱起家慧,平放在她那足可以讓四五個人在上面打滾的大床上,而少女此時,除了占占抖抖的身體,沒有任何的抵抗。在柔軟的大床上被平放的家慧,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正被san嬷嬷騎跨式的壓在身下。

  「啊。」胸前兩顆粉紅的肉豆忽然被嬷嬷的大手掠過,一絲讓全身發麻的感覺湧了上來,部由全身想縮成一團,可是嬷嬷巨大的身軀正壓在家慧的身上,牢牢的控制著她的身體,「這種感覺好奇怪。」

  因爲是從小在女校讀書,家慧並不知道現在發生著什幺,但是在小女孩的天性裏潛藏的因子,卻使家慧感到了羞澀。嬷嬷低下頭,開始用舌頭交互舔吸著兩顆小豆豆,似乎玩具一樣的被玩弄著,兩顆幼稚的乳頭慢慢變硬凝結,一種稱不上舒服,但是也絕對不討厭的感覺隨著嬷嬷的舌頭掠過,總是有著一閃而過的過電,潛藏在身體內部屬于女性特有的母性似乎被這樣的行爲激發出來,看到嬷嬷稍稍有些花白的頭在自己幼嫩的胸前不停轉動,一種受尊重驕傲的感覺湧上心頭,而且正隨著嬷嬷舌頭在一雙乳頭上不停的舔動,這種感覺也越發強烈起來。
  「啊,啊……」少女發出連自己都無法理解的呼叫,聽到這種聲音,san嬷嬷的臉有如被撕扯般的變型,正舔著乳尖的舌頭也往心口滑落,從那裏開始慢慢向肚臍方向移去。天性使家慧察覺到在自己身上開始向下移動的嬷嬷的舌頭指向的是哪裏,剛想絞緊自己的雙腿擡起上身的她忽然想起嬷嬷事前的警告,忽然就放棄了所有的抵抗而默默忍受。

  嬷嬷的舌頭穿越可精致可愛的肚臍,抵達了只有幾根毛的叁角地帶,伸出雙手,用不用質疑的力量分開了家慧細白的雙腿,伴隨著被打開的雙腿,沒有染上什幺顔色的大陰唇也張著口,小陰唇內包著使那美麗的裂縫只能隱隱約約看到,少女那粉紅幹淨幼稚的性器暴露在空氣中,在嬷嬷眼前毫無保留地展現出妖異的光芒。嬷嬷低下頭,到剛才爲止還在吮吸著乳尖的舌頭,接觸到了大開的腿間。
  還沒有變成複雜的形狀,的的確確是小孩子的裂縫,血紅色的舌頭,開始玩弄起位于稚氣的入口處的肉粒珍珠,「啊、啊、啊……」此時,不可克制的發出氣喘的家慧,感到自己曾因爲好奇而撫摸過帶來莫名快感的肉芽正被嬷嬷含在嘴中,未成熟的裂縫被左右交互舔弄,讓有生以來第一次品嘗到的官能快感支配了全身。

  「世界上竟然有這幺舒服的事……」她甚至這樣想到。家慧感覺自己就像陽光下的冰激淩一樣正在慢慢融化並沉到黑暗的深淵,甚至,這時的她羞恥的感覺自己瘦小的屁股上似乎滿是液體,「難道我尿床了嗎?」

  因爲這個想法,家慧把臉深深埋在床單下,並沒有注意到嬷嬷快速的褪下了自己的下衣,一根青筋暴露,長接近二十公分,烏黑的陰莖出現在空氣中,天啊,受人尊敬的san嬷嬷竟然是個男人。

  這時候家慧身上的這個(男/ 女)人,顯示有著強大意志的粗大鼻孔不受控制的張大縮小著,臉上再沒有了平時慈祥的容貌,而有如一頭凶獸,這人吐了兩口吐沫抹在自己的粗大凶器上,把它直接頂在少女尚未成熟的肉縫上,沒有一絲憐惜,挺動自己的腰部狠狠的插了下去,正被快感和強烈的羞恥困擾的家慧突然被要被扯裂直到腦頂般的劇痛貫穿了少女稚嫩的肉體。

  「嗚啊!痛、痛……啊!」家慧全身掙紮著述說這種劇痛。雖然有唾液和少女第一次分泌的愛液雙重的潤滑有減輕摩擦造成的疼痛,但把收縮起來的陰道壁的括約肌硬撐開的疼痛卻是無法回避的。

  「不、不要……媽媽……啊、啊……」

  「……」少女求饒哀告般的哭喊在san嬷嬷的房間回蕩,可惜,加厚的牆面阻隔了所有的聲音,外界不會有人知道她們心目中的小天使正被應該受人敬仰的san嬷嬷壓在身下,正在用她不應該有的肉棒毫不憐惜的抽插著,突然,家慧突然平靜仰起上半身,似乎在體會這種感覺,然後又柔弱的攤倒,這個突然的動作的可愛度使家慧身上的凶獸也達到了臨界點,一股濃濁滾燙的精液射進了家慧本身幹淨幼小的子宮深處。而我們的小天使家慧的神智早已經沉入深深的黑暗中……

               【全文完】

[ 本帖最後由 shinyuu1988 于  編輯 ]

播五月色五开开心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