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无码人妻21P难忘的经历

精彩内容:

前年的假期,我到印尼去玩,原本打算住在酒店,但是朋友怎幺說都不肯,硬是要我住在她家。她是空姐,時常飛來飛去,因此我到的時候只有她丈夫招待我。她的丈夫子聲是印尼華僑,大約叁十幾歲,非常好客,但是我常覺得他的眼神有點不太正經。  

“小文,我明天休假,要不要帶你出去看看?”文傑問。  
我自己逛了幾天,比較著名的地方都已經去過了,現在有識途老馬要帶我出去玩,當然求之不得。  
“好啊!麻煩你了!”我一口答應。  
“客氣什幺,有個年輕美眉陪我出去,才是我的榮幸。”文傑說。  

第二天一早,我把自己打扮好,白色背心配上低腰迷你裙。我雖然不是很漂亮,但是算還不錯,在加上我很懂得打扮,所以看起來還算有點吸引力。爲了好看,我特別穿上了高跟鞋和丁字褲。  
子聲一看到我,眼睛就亮了。我雖然和他太太同年,但個頭比較嬌小,看起來就比較年輕。  
“小文真是漂亮!”文傑嘴甜的說,並把手伸出來讓我挽著。  
“呵呵!謝謝!”我挽著他出門。  
他帶我到處逛逛,很多沒有去過的風景區,都讓我大開眼界。直到天色已晚,他才提議去吃晚餐。  
“小文想吃什幺??”  
“隨便,我都可以!但是如果特別一點最好。”我走了一整天,腳有點酸了。  
“好!我帶你去一個特別的地方。”文傑笑著說。  
“好啊!”  

開了很久的車,我們來到了一個比較偏遠的郊外。  
“這裏是??”我好奇地問。  
“這裏是一家餐館,非常特別而且可以吃到正宗的印尼菜!”子聲說完,帶著我走進去。  
我們兩個被帶到一個包廂,說是包廂,倒不如說是房間更貼切。包廂內大概一個小房間那幺大,它的椅子非常舒服,而且有一張床那幺大。我有點心理準備,今天可能有些事情發生。  
“這裏很特別!”我說。  
“是啊!這裏有一個名字,情偷!”文傑說。  
“情偷?”  
“就是偷情的意思。但是不想光明正大,所以就反過來!”文傑笑得很暧昧。  
我也笑了笑,到處看看。  
原來每一間包廂都有獨立的浴室,真的是名副其實的偷情勝地!  
“覺得如何??”文傑突然出現在我背後,貼得我非常接近,我感覺到他的氣息就在我頭髮。  
“很漂亮的一個地方。”我不著痕蹟的越過他,走向椅子旁。  
招待把我們點的餐點送上來。  
文傑爲我倒了杯紅酒,我們舉杯。  
“很特別!這個地方,還真的讓我想不到。”我笑著說。  
文傑坐在我旁邊,溫柔的看著我,他的手放在我的臀部摩擦著。  
“靈明天回來是嗎?”我故意問。  
“對啊!她明天就回來了!”文傑貼近我。  
“文傑,你是我好朋友的老公!”我正色的說。  
雖然我骨子裏並不是什幺貞女,但是該有的拒絕還是有。  

“小文,你不覺得這裏情調很好嗎??難道你不想在這個美麗的地方,留下一些回憶?”文傑說。  
我必須承認他是一個很容易討女子歡心的人,最後的一絲理智我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慾。  
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前,文傑已經抱著我,吻上了我的頸。  
“啊!這樣,不好!”我的拒絕變得沒有說服力。  
“小文,不要欺騙自己。難道你不渴望??”文傑讓我躺下,下半身緊緊地貼著我,我可以感覺到他腫大的渴望。  
“文傑...”  
“你看,這對奶子,多美麗!”文傑把我的衣服推高,把玩著我的奶子。  
他含著我的乳頭,拉扯著,輕輕地咬。  
“啊!文傑...我...”我的拒絕變成了邀請的誘惑。  
他的手不斷的往下滑,進入我的迷你裙內。  
“呵呵!小蕩婦,穿著那幺性感的丁字褲,是渴望被我撕裂嗎?”文傑羞辱的問。  
他的羞辱變成一種挑逗,我扭動著身體。他的手指不斷的在丁字褲的外面劃圈,還不時拉扯著繩子,刺激我的小豆子。  
“啊!文傑...”隨著他手指進入我體內,我叫了起來。  
“你看,那幺濕了,還不要嗎??”他取笑道。  
“我...”  
“說,要嗎??我不喜歡勉強!”  
“我...要!”我還真的是個淫娃沒有錯,很快的就失守了。  
“要的話,就好好的侍候我的乖寶貝!”他離開我的身體坐直。  
我滑下椅子,跪在他面前,笑著看著他。  
“好,要玩,大家就來玩!”我微笑著。  
漂亮的水晶指甲在他褲裆上遊走,緩緩地把拉鍊拉下。他已經非常堅硬了,當然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子跪在他前面,還不斷的撫摸他的肉棒,任誰都受不了。我把肉棒握在手中套弄,低下頭去親吻它。小舌頭在肉棒上遊走,還不斷的用牙齒刺激它。終于把肉棒吞進嘴裏,上上下下的套弄著。  
“啊!小文,對!就是這樣…”他忍不住舒服的喊了出來。  
我握著肉棒套弄,還不斷的刺激他的兩顆蛋蛋,幫助他更舒服。  
“啊!!啊!!很好!你的小嘴很棒!”他用力的壓下我的頭,終于爆發在我嘴裏。  
“舒服嗎?”我坐在桌上看著他。  
“小文,你比靈厲害多了!”他瞇著眼說。  
“是嗎?”我半躺在桌子上。  
雙手撫摸著自己的奶子,逗弄著自己的小奶頭。我瞄到他又硬了,露出笑容。我把手慢慢的往下走,小穴已經濕透了,插入一根手指。  
“啊!”我呻吟了起來。  
“文傑,你看我已經濕透了!我的小穴在等你!!文傑!”我把大腿分得更開,讓他清楚看到我有水光的小穴。把手指抽出來,在他面前揚了揚,放進我的嘴裏慢慢的舔。  
“啊!”他終于受不了,撲到我身上。  
把堅硬的肉棒一舉插入我的小穴中。  
“啊!文傑,你好大哦!我喜歡大肉棒!在幹裏面一點,再裏面一點!”我浪蕩的叫。  
“小蕩婦!剛才還裝什幺!?幹死你!!幹死你!!”他不斷地罵不斷的用力挺進。  
“我要來了!啊!好哥哥!!老公,你的大肉棒,乾著我的小穴。用力!對!!好舒服!!浩大!!我喜歡!!還要!!”我不斷的喊,他受到鼓勵幹得更賣力!  
“小蕩婦!天生就是要給我幹得!!”子聲說。  
“對!老公!!我天生就是爲了讓你幹!!看,我的小穴都是水!”  
他把我抱起來,不斷地抽插,一面走到浴室去。他抽出肉棒,讓我趴在浴缸前,從後面一舉的插入!  
“啊!!我最喜歡了!!用力的幹我!!”  
“你看!!看看鏡子中的你??想不想一只發情的母狗!!說你要被幹!!說!!”文傑要我看著前面的落地大鏡子。  
我看著他從後面不斷的幹我,還可以看到肉棒抽插的過程,我受到刺激淫水更是流不停。  
“好老公,你好大!!我是發情母狗,要被你幹!!快點幹我!!幹我!!”我尖叫。  
“啊!!”在我的浪蕩配合下,他終于再次的爆發了。  
一陣暖流湧入我的花心,我也高潮了。我們在哪裏一整個晚上,原來我的想法沒有錯,這裏根本就是偷情的地方,除了吃飯還可以過夜。我們不斷地抽插著,我不斷的被幹! !他彷彿吃了什幺藥,非常的勇猛。我一直在想靈怎幺可能可以承受他的激烈。  
到了天亮,我們一起洗澡,他還在我體內射了一次,我們才離開。來不及回家換衣服,我們就直接去機場接靈。當然我讓靈坐在丈夫旁邊,我一個人坐後面。她說著這次行程的趣事,卻不知道,她的好友小穴現在還留著她丈夫的精液。呵呵!

无码人妻21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