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女人做爰视频7位姐姐 山争哥哥,“乘风破浪”之后的音乐与远方

精彩内容:

兩個月前,當《乘風破浪的姐姐》(以下簡稱《乘風破浪》)正式宣布甯靜、萬茜、孟佳、李斯丹妮、張雨绮、郁可唯、黃齡 7位姐姐成團之時,另一檔綜藝節目《姐姐的愛樂之程》(以下簡稱《愛樂之程》)官方微博發布首條微博,“終于等到姐姐們!”

姐姐們從考核選拔到專屬團綜,無縫對接。

這檔團綜也被視爲姐姐們的《乘風破浪》之後給出的答案——曆時四個月,7位30 女藝人們終于成團,成團之後要幹什麽。

10月30日,福建泉州的琵琶南音隨著鹹味的海風飄散在空中,姐姐們的“愛樂之程”正式拉開序幕。節目的官方定位是一檔城市體驗類音樂旅行節目,邀請了導演徐峥作爲路演經理人,《乘風破浪》的音樂總監趙兆再次擔任音樂總監, 7位姐姐將去到六個城市,以音樂爲入口,了解一座城市的音樂文化,並在當地舉行路演。

乍一看,《愛樂之程》有點“不想做《花兒與少年》的《姐在囧途》不是一個好《我們是真正的朋友》”的意思。

第一期節目,7月姐姐唱著閩南歌曲《心花開》,去到泉州的伯勒劇場,與當地的梨園戲弟子、閩南語音樂人們跳舞唱歌,學習南音,空隙間每個人還在學習閩南語,排練著自己將在泉州路演的曲目。

姐姐們沒有了《乘風破浪》時牟足勁發光的緊張感與急迫感,但也並不輕松,四個月的考核和一個月的分離,彼此之間關系並不算親密,而《愛樂之程》本身雖然沒有殘酷的淘汰比拼制度,但也沒有一個明確的價值口號。

于是市場上出現了第一個疑問:一個音樂素養參差不齊的30 女團去音樂旅行,這檔節目的意義是什麽?

“不要質疑我們的出發,也不要想你這個節目到底在說什麽。”《愛樂之程》節目制片人、總導演嚴典雅說。“《愛樂之程》背後有兩個邏輯,第一個邏輯是我想讓這7個疲憊的女人在我的節目當中能夠放松下來,音樂治愈姐姐們,姐姐們治愈了,觀衆們也就跟著治愈了。第二邏輯是我想去看7個女人如何成團,我不需要去告訴觀衆她們到底能不能成團,這檔節目是故事開始的地方。”

或許 可以簡單理解爲,《愛樂之城》是一趟治愈之旅。姐姐們在裹挾著各類女性價值觀、女性力量等標簽“乘風破浪”之後,《愛樂之程》刪繁就簡,用音樂和遠方治愈姐姐,也治愈觀衆,它不預先提出口號與目標,而是讓姐姐在治愈過程裏自我碰撞,産生新的故事。

7位姐姐 音樂旅行,在“姐學”之外尋找新可能

目前,《愛樂之程》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是,如何與《乘風破浪》保持“和而不同”的關系?即如何既保留姐姐們在《乘風破浪》裏展現出的魅力與特質,持續保持原生節目粉絲的注意力與喜愛,又能夠在新節目中找到新的內容輸出,擴大基本盤?

《愛樂之程》做出的第一個決定是將節目的落腳點放在音樂上。輿論市場不乏人調侃,如果《愛樂之程》奔著“《花兒與少年2.0》”去,7個姐姐拼成兩台戲還有余,宮鬥大戲上場,話題度與收視率都不會低,但是《愛樂之程》有意打破了這個不算善意的猜測。

“我想讓這些姐姐到我的節目之後,受到我的關愛、受到我的保護和擁抱,也能夠讓觀衆感受到,你努力和拼搏之後,你可以給自己一點時間,去照顧好自己。”嚴典雅說。

所以《愛樂之程》首站選擇泉州,海浪與陽光之外,節目組讓姐姐們去感受梨園戲,感受南音琵琶,感受當地音樂人們的自由輕松與熱情。“很感染人,我喜歡他們這行放松的感覺,沒有包袱,沒有舞台,就是,來,然後就開始唱歌。”黃齡說。

第二期節目組根據每位姐姐的特性給她們安排了表演歌曲,如張雨绮是相對簡單的《遙遠的歌》,郁可唯是清新明快的《小摩托》,萬茜則是文藝浪漫的《浪》,孟佳是洗盡鉛華的《我》,李斯丹妮則是放松甜蜜的《Blabla》,甯靜是灑脫的《在風中》,黃齡是閩南歌曲《愛情的騙子我問你》(《公蝦米》)。

節目中,演出露台的海風很大,天色從夕陽正濃變成墨色沉沉,但是現場的200名觀衆慢歌跟著合唱,快歌的時候跟著姐姐們一起站起來跳舞,在表演結束後喊“安可”。

“因爲主角是姐姐們,我不是做的以歌手爲主角的音樂節目,所以我一定會注重歌曲的情感和故事表達以及共鳴感。無論姐姐們唱得好不好,她能不能達到專業級別,但是她是帶著她對這曲歌曲的理解去唱的,帶著符合這首歌的情緒去表達的,她能夠感染觀衆。”嚴典雅說。

這場演出對觀衆市場和姐姐們都造成了影響。觀衆意外《愛樂之城》音樂文化與表演占據了這麽大的篇幅,“沒想到姐姐的團綜真的是音樂綜藝”。

而姐姐們則從這場演出意識到她們需要爲自己此後旅途找尋到一個共同目標,在首場路演之後張雨绮提出姐姐們單獨談一談,這也是姐姐們成團之後首次討論團體價值追求和意義輸出。“我們的節目誰看?”“我來這裏幹什麽?”“我的目標是什麽?”

張雨绮說,“我覺得去一個城市,要跟這個城市女性相關的東西做期內容,只是去演場出,唱個歌,我覺得我就都沒有動力去做了。”

這也是第二期節目最引人矚目的段落之一。節目並沒有刻意定下價值目標,也沒有進行內容引導,但是姐姐們在演出過程裏開始自發尋求自我價值與意義,她們希望《愛樂之程》不單單是一檔團綜,還希望能夠如《乘風破浪》一般綻放更多情感色彩,引起觀衆感情共鳴。

就像甯靜分析爲何觀衆喜歡《乘風破浪》,“大家這麽喜歡《乘風破浪的姐姐》是因爲我們帶來了某種可能性,就是一種精神力量。”而《愛樂之程》也需要她們找到精神支點,創造更多可能性。

那麽這種新的可能性如何塑造?嚴典雅說,“關于這段旅程,姐姐們要展現的意義,要收獲的東西,我從來不強加給她們,但我會在每一站裏面,讓她們去接觸那些爲傳統音樂而自豪的人,聽到最美的音樂,去遇見那些不平凡的人。”

可以理解爲,音樂是《愛樂之程》爲姐姐們撬動市場提供的新的支點,而姐姐們通過演出在慢慢了解自身的價值訴求。

“叔圈頂流”徐峥加入姐姐,這是一場《姐在囧途》嗎?

在姐姐們與音樂元素已經確定,《愛樂之程》做出的第二個決定或許是邀請了徐峥作爲路演經理人。

實際上,觀衆對于芒果系綜藝這種男性角色配置已經熟悉,無論是《花兒與少年》系列裏的井柏然、楊洋,還是《乘風破浪》裏的黃曉明,《妻子的浪漫旅行》裏的魏大勳等,這類男性角色在節目中大多起到安撫情緒的鎮定劑作用。

而《愛樂之程》目前更新的叁期節目(先導片 兩期正片),觀衆發現徐峥在節目中的作用與觀衆預想中的並不一樣。

先導片中徐峥比姐姐們更早一步達到場地,他首先是把自己代入了黃曉明“端水大師”的角色,面對7位性格迥異的姐姐,心情惴惴不安,自我定位是照顧姐姐們衣食住行並安撫姐姐們情緒,如有必要,適當時機作爲潤滑劑,調節大家的關系。

所以他主動爲姐姐們點菜,搬運行李,在理清姐姐們之間的微妙關系後,飯桌上故意聊起與甯靜的往事活絡氣氛,等待她們分好房間。

而正片中兩期,徐峥作爲導演與資深演員的業務本能開始發揮作用,他雖然缺乏音樂專業知識,但是有效起到了把控流程、統籌演出的作用,第一期中他確定時間安排姐姐們的行程、勘查演出場地,在姐姐們排練之時幫助導演組解決演出場地的問題。

第二期中他是姐姐們路演的主持人,雖然被姐姐們吐槽流程過長,但是他參與姐姐們的座談會,直接指出了姐姐們現階段最核心的問題,“我也不知道這姐姐是幹嘛,就是我們不知道觀衆要幹什麽,要看我們什麽”。

顯然, 徐峥不僅僅是一個端水大師,對姐姐們而言還起著安定的引導作用,把控大局,處理問題。這或許是嚴典雅選擇徐峥作爲路演經理的原因。

嚴典雅透露,《愛樂之程》曾經叁次邀請徐峥,前兩次被拒絕了,在嚴典雅做了一版節目方案解釋自己爲何邀請徐峥之後,兩人才有了第叁次碰面。

碰面時,嚴典雅對徐峥剖露了真心,“因爲徐峥老師既是一名寫劇本的導演,也是一名演員,以你的經曆和才華,你可以幫助我把7個姐姐聚到一起,然後在初期7個姐姐對路演和節目還有生疏感的時候,給予她們安全感。你可能比我更快的能洞察到7個人在當下的時候,誰的情緒出現了問題,去理解她們,疏導她們。”

這個邀請過程長達一個月,最後徐峥出現在節目中,最新節目中他與姐姐們依舊不太熟稔,但是已經能順利的推進流程。

“對于他(徐峥)來說這個角色很辛苦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體會到,他節目裏每一個表情和想說的話。他哪怕是沒有說話,他腦子裏面都在激烈的運轉,所以那幾天他很疲憊,我很感激他,真的是用盡了100%的力量,在做這個節目。”嚴典雅說。

六個城市,不同的音樂,姐姐們的團魂長線觀察

現在輿論市場上對于《愛樂之程》的關注,除了本身節目的內容意義、30 女團能幹什麽等話題之外,一個更大的關注點在于,姐姐們是否只能夠真正“成團”?

所謂真正成團,不是節目選拔出道,模式上的成團,而是姐姐們成爲一個有共同價值目標與理念的集體。

《愛樂之程》並沒有給這個問題一個確切的答案,它反而成爲了一個問題發起者,讓觀衆與姐姐們一起去尋找答案。

路演是《愛樂之程》爲姐姐們下達的共同任務,這個任務對于一些並非專業歌手的姐姐們並不容易,想要7個人達成一個統一氛圍的團體演出就更難。這個現實姐姐們自身也有認知。張雨绮對于姐姐們的泉州首演並不滿意,她覺得首演像一個明星拼盤演出。

而對《愛樂之程》而言,這是一個事實,但也是一個契機。“作爲姐姐來說,唱歌是一個挑戰。這個挑戰能夠激發她們爲了把這件事情做好,而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一種團體的力量,並且爲了做這件事情,她們可能會産生團體關系,展現出一些更加細膩的情感和個性。”嚴典雅說。

節目中姐姐們的第二個路演城市是成都,姐姐們已經暢想了無數行程,跳傘、打麻將、玩快閃,但是現實裏她們並沒有。

嚴典雅透露,“她們到了成都之後,看了成都平凡人演唱會,她們有一點慚愧,她們想把成都的路演做得更好,這個時候她們放棄了成都的快閃,這是自己共同開會討論的決定。她們的方法就是說,等我們准備好了,我們再去玩更有意思的。”

而這或許意味著姐姐們開始認真審視《愛樂之程》路演的意義了,她們到新的城市完成路演,這看起來是一個單向輸出,但其實城市裏不同的人和不同的音樂也在影響著她們。

“她們在平凡演唱會現場落下淚水,然後自己不好意思上台的時候,我覺得OK了。”這種觸動,在驅使姐姐們完成一個更好的表演,無形中賦予了她們一個共同目標。

而所謂的團魂,就是一群人在追逐同一個目標時産生的情感聯系。

“這是一個長線過程,你會一期一期看到姐姐們,從開始好像在完成一個任務,慢慢體會到,完成這個任務其實不是任務本身。然後開始思考,我爲什麽在這個時候要唱這樣的歌,我是爲自己而唱還是爲觀衆而唱,是爲當下的心情還是爲這個地域而唱,她們在這些事情上的變化會慢慢慢慢呈現出來。”

從《乘風破浪》到《愛樂之程》,或許每個觀衆對節目內容的訴求並不相同,有人熱愛“端水”“姐學”,有人體會女性力量,完成自我投射,但無論是何種原因, 對姐姐們而言或許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們如何認知自我,找到自我,然後抒寫新的未來。

END

【合作 | 投稿 | 應聘 | 加群 | 轉載】 女人性高朝床叫视频女人做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