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亚洲成伊人成综合网222当离婚成为综艺,全球人民都很戏多

精彩内容:

作者|毛麗娜

編輯|李春晖

相親、戀愛、婚姻、生娃……婚戀題材已被綜藝真人秀挖掘個底朝天,怎麽算也該輪到離婚了。

在韓國的《我們離婚了》在國內引起小範圍討論後,芒果TV的《再見愛人》終于上線,宣傳不大反響不錯。離婚綜藝試水成功,目測很快會有一波離婚大軍向我們走來。

尴尬是尴尬了點兒,這大概也是離婚明明是人民群衆喜聞樂見的狗血內容,卻在綜藝中墊底登場的原因。尤其是傾向性難處理——“冷靜期”勸和,互聯網勸離,上下兩種聲音,你讓節目組聽誰的?

溫情路線,聚散倆依依

中韓兩檔離婚綜藝前後腳播出,難免被群衆比較。從節目內容看,兩檔綜藝都較爲常規,走得還是溫情催淚路線。

東亞民族本就羞于將家醜示人,更別提把離婚這個傷口扒給大衆看。因此離婚綜藝也拍得溫情脈脈,力求把離婚拍出結婚的感覺。

離婚綜藝是要修複已經破碎的親密關系,決定節目口碑的關鍵就在于這個邏輯有沒有理順。已經離婚的夫婦爲什麽要通過節目再度相聚?導致他們分開的原因是什麽?雙方是否都有意再續前緣?韓國的《我們離婚了》高開低走,就是沒能解決好這叁個問題。

雖然請到了鮮于銀淑和李英河這對在韓國極具話題性和國民度的明星組合,又有作爲對照組的年輕網紅夫妻,但《我們離婚了》最終呈現出的效果卻是對嘉賓的二次傷害。

鮮于銀淑與李英河組,完全是女方剃頭挑子一頭熱,男方似乎只是爲了跑個綜藝賺點錢;網紅組把《我們離婚了》拍出了《我們結婚了》的味道,甜是夠甜,可有個棒打鴛鴦的公公時刻虎視眈眈,最終也難打開死結;節目中期又加入第叁對離婚夫妻,模特與運動員姐姐組合。兩人是因爲男方出軌離婚,因此每到這對觀衆都要在彈幕大喊“姐姐快跑”。

老年組後期走向還是很溫馨的,可惜群衆早已棄坑

問題就在這裏。除了第一對嘉賓尚屬“認知偏差、溝通不足”的夫妻內部矛盾,後兩對的離婚涉及“公媳矛盾”“出軌”等外部問題,顯然很難通過一檔溫情向、以離異夫妻二人爲主體的節目得到解決。以觀衆的視角看,這就是以對嘉賓的傷害換取節目的收視,讓人不舒服,口碑自然就壞了。

不知是否吸取了前車之鑒,《再見愛人》的嘉賓選擇就要聰明得多。章賀、郭柯宇,佟晨潔、魏巍,王秋雨、朱雅瓊這叁組嘉賓,處于“已離婚”“想離婚”“離婚中”叁個不同階段。導致親密關系走向破裂的原因分別爲“無愛婚姻”“喪偶婚姻”“PUA婚姻”。雖然看起來問題也不小,但都是夫妻感情問題,也就存在通過彼此相處解開症結的可能。

上述叁類問題,也算是當代婚戀關系中較爲典型的叁種矛盾。雖然嘉賓本身說來也算明星,其實跟素人差不多,號召力遠不及韓綜,但也容易引發觀衆共鳴。硬糖君已經看到有觀衆老爺真情實感地表示一邊追綜藝一邊記筆記,希望對自己的親密關系有些指導性。

不過坦白說,雖然《再見愛人》開局不錯,但幾位嘉賓都是娛樂從業者,不少家庭矛盾在硬糖君這樣的社畜看來還是有些懸浮和文藝了,缺乏代入感,不似調解節目裏的婚姻矛盾那麽真刀真槍、拳拳到肉。

離婚做噱頭,反其道而行

要說起來,觀衆看離婚綜藝和看結婚綜藝的出發點其實差不多:一是滿足窺私欲,二是通過觀察他人的親密關系來獲得現實啓示。含笑帶淚的溫情路線未必是離婚綜藝的唯一出路,制作者大可以放開視野。

韓國JTBC在去年制作的綜藝《不能成爲1號》雖然不是離婚綜藝,但“離婚”是其創作出發點。

節目伊始便指出,在韓國明星夫婦中,笑星群體是親密關系最穩固的一群人——離婚率爲0。《不能成爲1號》將鏡頭對准這些笑星夫婦,看誰會成爲節目播出後最先離婚的那一對。

這就使節目與其他婚戀綜藝有了明顯區分。人家都在展現夫妻間的歲月靜好、相互扶持,這檔節目卻把鏡頭對准了笑星夫婦們的吵架日常,新鮮感立刻有了。

離婚率低不代表笑星夫婦之間沒矛盾沒問題。被觀察團稱爲“1號離婚夫婦”的彭賢淑崔楊洛,在節目中幾乎無時無刻不在爭吵,夫妻間幾度互爆粗口。

本該是相當劍拔弩張的場面,卻因爲主角是笑星而出現了奇異的化學反應。反應快是所有gagman的必備技能,每當夫妻爭吵向著失控方向狂奔時,總會有一方突然冒出一句梗,緩解緊張氣氛,化爭吵爲段子。

《不能成爲1號》的節目組幾乎沒有介入嘉賓生活,也沒有通過任務卡等方式引導他們推進環節,而是直接記錄笑星夫婦的生活片段。

因爲嘉賓是gagman,倒也不必擔心在沒有引導的情況下節目會變得無聊。相反,gagman夫婦的吵鬧-和好-又吵鬧的日常,讓觀衆在輕松愉快的氛圍中獲得了化解夫妻矛盾的啓示。

笑星自有婚姻智慧,情感專家也就變得可有可無。《不能成爲1號》幹脆找來8名gagman入駐觀察間,其中6名即出演真人秀的叁對夫妻,其他兩名一爲出道33年且促成這檔節目的笑星樸美善,一爲還未結婚的笑星張度練。通常觀察間嘉賓需要對被觀察者進行點評,或多或少會有說教意味,但8名gagman齊聚一堂使得觀察間環節笑果拉滿。

從續訂表現來看,這檔以笑星爲主角、用離婚做噱頭的綜藝也確實獲得了韓國觀衆的認可。從去年6月首播至今,節目一直保持更新,目前已經播到61集,字幕組都因工作量太大幹脆“跑路”不幹。

找到一個合適的觀察群體,再以反常規視角切入,離婚綜藝真的不必都走我依然愛你、爲何愛會消失的苦情路線。

真正先行者,人性大觀察

每當國綜出現什麽新動向,總會有熱心群衆表示“又是抄韓國的”,這次的離婚綜藝也一樣。不過硬糖君倒想說句公道話,《再見愛人》與《我們離婚了》確有類似之處,但其實更早時候,澳洲就出現離婚綜藝了。

2019年,Netflix在澳洲制作了一檔名爲《Back with the ex》的綜藝,探討分手後還對另一半念念不忘的情侶有沒有可能再續前緣。我們東亞人民羞于談離婚,即使要拍離婚綜藝,也要烘托出溫馨感。土澳就不同了,簡單直接說明幾對情侶分手的原因,在征詢雙方意見後,前度情侶便在節目組安排下開始一系列約會嘗試。

大概仍舊是國情問題,別看離婚綜藝在東亞國家賺到不少觀衆眼淚,《Back with the ex》在澳洲人民中評價不高,甚至有人表示這就是一檔沒事找事的垃圾綜藝。

與亞洲國家真人秀以明星爲主不同,歐美國家真人秀的主角多爲素人嘉賓。素人嘉賓雖然具備一定不可控性,但也有直觀的好處,就是他們在親密關系中的問題具有普遍性,觀衆容易産生代入感。

節目中四對夫婦/情侶分手的原因分別是:溝通不暢、遠距離戀愛、女方出軌、男方PUA。節目的規則是一方提出想複合意向,另一方接受後立即雙方見面開始約會。

大概因爲沒有其他節目可作爲參考,雖然這幾對嘉賓都有較爲強烈的複合意向,節目組也通過酒店浪漫之夜、再度同居、一起旅行等設置推進幾對嘉賓的感情催化,但結果卻不算令人滿意。

節目中幾對嘉賓分開時間都很久,最長的一對夫婦離婚已長達28年,且兩人都經曆過再婚又離婚的過程。怎麽說呢,距離産生美,這種幾十年不見的夫婦再度相會,又有節目組安排的鮮花、酒店之旅,很容易“老房子著火”再度激情上頭。在節目完播時,這對分手28年的嘉賓也確實再度走到一起,只是激情褪去後又互道拜拜。

由于節目組只是提供了流程幹預,解決問題還是要靠嘉賓自己,于是其余幾對嘉賓的再續前緣幹脆變成了人性大觀察。

因溝通問題分手的Jeremy和Meg,再次約會時仍舊存在著你說你的、我說我的老問題,而且誰都不願意做出改變,反而指責對方太自私。Jeremy和Meg的朋友甚至在節目上大打出手上演全武行,全然不顧女友面子;表面上忏悔因自己出軌導致分手的Kate,在獲得和前男友Cam再次交往的機會後,對外界刺激仍舊念念不忘,男方也過不去心裏這道坎,認爲出軌只有零次和無數次。

PUA女友的Eric,是提出要再續前緣的那一個,在節目伊始很是伏低做小地演了一出戲試圖麻痹前女友。而當女方指出他曾經說謊時,Eric一秒切換PUA模式,又想對女友進行精神控制。更有火眼金睛的觀衆老爺表示,Eric根本就是個深櫃,追回前女友只不過是希望有個擋箭牌在身邊。

作爲這一品類的先行者,《Back with the ex》最終落了個一地雞毛收場的局面,參加節目的幾對嘉賓都回歸了陌路人的狀態。因爲反響不佳,節目完播後也沒了制作第二季的打算。

雖然《Back with the ex》作爲節目並不成功,但也算提供了一個示範。破碎的親密關系沒必要被過分美化,離婚或者複合失敗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

通過真人秀這種公開形式探討離婚,本身已經是種觀念進步。離婚綜藝不是柏阿姨的調解室,要做到哭哭啼啼走進來、歡歡喜喜攜手去的效果。減少一些節目中的溫馨濾鏡,更直接地記錄親密關系破碎的過程,或許更有利于觀衆獲得正確的婚戀觀——起碼提醒自己不犯同樣的錯誤。 亚洲成伊人成综合网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