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美艳女警唐依佳

精彩内容:


  午夜,偏僻的盤山路上一輛黑色的小轎車緩緩而行,車的駕駛座和前座坐著
兩個黑衣人,都戴著墨鏡,一個一頭黃發,一個臉上有一道刀疤,兩人都一臉嚴
肅,一語不發,只是不時的朝後座看去,車的後座並沒有什幺人,只有一只很大
的編織袋,編織袋雖然被後座的安全帶緊緊的固定著,但還是不停的動來動去,
裏面像是有什幺活物,不時還傳出聲音,只是聲音很悶聽不清楚。
  「老大,我們這次是不是搞大了,她可是警察啊!」這時黃毛終于耐不住寂
寞說話了。
  「怕啥!我們就是幹這行的,客戶點名要的就是她,媽的!爲了逮住這臭娘
們我們費了多大勁啊,老叁和老五現在還在家裏躺著了,怎幺?你想開溜?」刀
疤臉惡狠狠的瞪了那黃毛一眼。
  「不……不……我不是這意思,我只是覺得這事有點怪,綁票這事咱們兄弟
做的多了,可從沒綁過警察啊,還是個女警,警察能有多少錢啊,難道那幫人不
是爲財?」
  「絕不是爲財,你知道這娘們是誰嗎?她可是A 市鼎鼎大名的女警探唐依佳
破案無數,武藝高強,跆拳道黑帶叁段,警界的女子散打冠軍,像你我這樣的叁
四個根本不是她的對手,所以她的仇家多了去了,這次八成是仇家來尋仇的」
「我靠!真的假的?那老大你們是怎幺抓住她的啊!」「操!咱們在這行也不是
吃幹飯的,要不也不會找到咱,關鍵還是靠這個」刀疤臉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我先叫老二查出了她的住址,然後在她家附近蹲點了好幾天,摸清了她的生活
習慣,這娘們每晚都要喝杯牛奶才睡,老二就趁她不在家時溜進她家,把迷藥抹
在了她的杯子上,這樣她發現不了,但是也不能把她迷暈,只能讓她全身無力,
然後老叁看她喝完之後裝成送快遞的進了她家,趁她不背一舉拿下,誰知道就這
樣老叁都搞不定,被那娘們踹的躺那了,還好我和老五緊跟著進去了才把她搞定,
不過老五也挂彩了,這不人手不夠了才把你叫回來,你二哥不能露臉。」「我懂,
這幫人跟她有多大仇啊!綁條子可不是小罪」「也許不全是爲仇,還有其它原因」
 「什幺原因」
  「你過會兒就知道了」刀疤臉看了黃毛一眼,微微一笑。
  「老大你把她捆好了吧,可別讓她跑了」「放心,她跑不了的,」刀疤臉嘴
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然後又看了一眼後座的編織袋。
  黃毛也扭頭看了一眼編織袋,編織袋又猛烈的動了幾下。
  這時車拐進了一片樹林裏停了下來,「就是這,前面車開不進去了,下車把
她扛上」刀疤臉命令到,黃毛下車打開後座把那編織袋拖了出來,拉開拉鎖一看,
當場就愣住了,首先看見的就是一雙雪白修長的大美腿,這雙白嫩無比的美腿從
大腿根部開始,膝蓋上下,腳踝,連腳背一共捆了五道繩子,每道都捆了叁四圈,
再往腳上仔細一瞧,乖乖,連大拇指都被一條細紮帶給捆住了,這雙玉足可真美
啊,黃毛的老二已經按耐不住的站了起來,這雙美腿這時不停的踢來踢去,一雙
玉足也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扭動著,無奈實在是捆的太緊,一點都分不開。
  再往上身看去,黃毛的鼻血差點沒噴出來,唐依佳全身只穿了一件黑色真絲
的吊帶蕾絲睡裙,因爲劇烈掙紮一邊的肩帶已經掉了下來,胸部的一邊露了出來,
隨著身體的掙紮不停的上下跳動,胸部上下捆了兩道繩子連同上臂捆在一起,上
臂與胸部之間的繩子被收緊,根本無法掙脫,胸部也被繩子勒的挺拔了不少,睡
裙本來就很短,再一掙紮直接拉到了腰部以上,唐依佳下身只穿了一條跟睡裙一
套的蕾絲丁字褲,腰部被捆了個繩套,下面的繩子穿過下面和股縫在腰後收緊,
由于那丁字褲布料實在太少,被繩套一捆根本就看不到了,雪白的翹臀就直接露
在了外面,黃毛忍不住摸了摸那雪白的臀部,好光滑,捏一捏又非常的緊實,他
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唐依佳的小臂和手腕捆了兩道繩子,手腕處的繩子與腰部
的繩套捆在了一起,這樣只要她手一動下體的繩子就會勒的更緊,再仔細一看,
雙手的大拇指也像雙腳大拇指一樣被一條細紮帶捆在了一起。
  這也捆的太狠了吧,黃毛最後看向唐依佳的臉部,一條黑布緊緊的蒙住了眼
睛,嘴巴被黑膠帶纏了好幾圈,嘴裏鼓鼓的,黃毛知道裏頭肯定塞了不少東西,
是什幺呢?絲襪?內褲?真想扯開看看,雖然看不見長相,但只看臉型黃毛就知
道這一定是個絕色大美女,一頭大波浪的長發披散著,因爲掙紮已經一頭汗水。
  刀疤臉看見黃毛愣在那不動了,走過來推了他一下「餵!看傻了,知道了吧,
不光爲仇,這樣的性感尤物誰不想弄到手啊」黃毛這才緩過神來「老大,你是不
是已經把她辦了」「沒有,客戶特別交代不讓動她,咱們雖是黑道,但也要講信
譽,可這他媽的誰能忍得了啊,沒辦法,我們哥四個只能過過手瘾,摸了一晚上,
然後用手解決了,射了這娘們一身」黃毛仔細一看果然唐依佳的胸部,臀部,大
腿還有臉上都有粘稠的痕迹,看來一晚上四人絕不止一回啊,「老大,我忍不了
了,要不我也來一下吧」黃毛的老二已經快破褲而出了。
  「不行,時間快到了,遲到了是要減錢的,這樣你扛著她,還不是隨便你摸」
「好類」黃毛迫不及待的扛起了唐依佳,任其在自己肩上掙紮扭動,一手揉著唐
依佳的胸部,一手在臀部與大腿間摸來摸去,唐依佳的體香夾雜著漢香不時襲來,
黃毛簡直如癡如醉,連路都走不穩了。
  走了大約二十分鍾終于到了交易地點,期間唐依佳雖然一直不停的叫喊,可
無奈嘴巴被封的太嚴實,除了嗚嗚呀呀的根本就發不出聲,黃毛十分鍾就一瀉千
裏了,這時兩條腿都軟的邁不開步了。
  交易地點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從車裏下來一高一胖兩人,
高個看了看黃毛肩上的肉票,「放下來」黃毛把唐依佳放在了地上,唐依佳一躺
在地上就更加劇烈的掙紮,向一邊滾去,「按住她,把她的眼布拿下來」那胖子
發話了,黃毛知道這是要驗貨,趕緊把一手按胸一手按腿的把唐依佳控制在地上,
刀疤臉解開了唐依佳的眼布,黃毛一看果然是絕色美女,一雙大眼雖然怒目圓睜
但依然眉目傳情,眼神迷離中透著一種撩人的性感。
  唐依佳先是四周打量了一圈,接著看了看自己的全身,使勁掙紮了一下,知
道掙脫無望就不動了,只是在不停的嗚嗚叫喊,像是有話要說。
  高個拿出一張照片比對了一下,「沒錯,是她,呵呵,唐警官,委屈你了」
說著摸了摸唐依佳的臉,唐依佳急忙把臉扭向一邊,嘴裏還是不停的叫著。
  「胖子,扛上,扔車裏」高個命令道,那胖子不由分說就抱起唐依佳向越野
車走去,唐依佳那兩條被捆牢的大長腿不停的踢著,上身不停扭動,嘴裏一直在
聲嘶力竭的大喊,那胖子根本不理會打開車門就把她扔進了後座。
  「辛苦兄弟了,這是酬金」高個拿出一個塑料袋「二十萬」刀疤臉接了過來,
「兄弟我想問問,你們打算把那娘們怎樣啊」「這個嘛,肯定要好好利用了,你
懂的」高個一臉的淫笑「再會」說完就轉身而去看著那黑色越野車慢慢走遠,黃
毛頭也不轉的說道「大哥,好羨慕他們啊」「羨慕有個屁用,走,今晚哥哥請你
好好玩玩,有錢什幺女人沒有啊!」話雖這樣說但黃毛心裏覺得這樣的美人可能
他這一輩子再也看不到了。
 (2)
  越野車開在山中小路上不停的顛簸著,唐依佳被安全帶固定在後座上可真是
吃了不少苦頭,因爲全身緊綁動不了,就這幺著在後座被撞來撞去,頭都快撞暈
了,因爲知道掙脫不了束縛,她已經不再掙紮,也不叫了。
  「我倒要看看是哪個混蛋的計劃,這樣子折騰我,我絕繞不了他」唐依佳心
裏憤恨的想著,雙腳不由自主的使勁踹了一下車門,前座的高個聽到了聲音,扭
過頭來。
  「唐警官,我勸你別再亂動了,不然我可就要扒光你的衣服,把你綁在車頂
上涼快涼快了。」「衣服?我現在穿的這身衣服和沒穿有什幺區別」唐依佳心裏
想著,但是她還是忌憚會被綁到車頂所以沒有再動了。
  車大概開了有一個小時停了下來,唐依佳又被人從車裏扛了出來,因爲眼睛
被蒙著,也不知走了多遠,好像進到了一棟房子裏,嘭的一下,唐依佳被扔在了
一張床上,眼布被解開了,長時間的黑暗讓唐依佳一時還適應不了燈光,不由的
閉上眼低下了頭去,但馬上頭就被人抓頭發扯了起來,啪的一下臉上挨了一記耳
光。
  「臭娘們,還認的我嗎?」
  唐依佳被扇的眼冒金星,慢慢睜開了雙眼,看見了一個模糊的人影,等人影
漸漸清晰,一張肥大的臉出現在了眼前,「這張臉好熟悉,肯定是我以前抓過的
人,現在把我綁來報複我」唐依佳腦海裏快速的思索著,突然她想起來了,肥皮
張!名字雖然記不清了,但是這外號她可記得很清楚,這人非常的狡猾,可謂狡
兔叁窟,唐依佳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跟蹤摸排才在一處出租屋內將其抓獲,這一
個月她幾乎沒怎幺睡覺,心裏憋了一肚子火,就把肥皮張拷在了衛生間一頓暴打,
打完也不帶走,就在那出租屋內睡了一天,可憐那肥皮張挨了一頓打又被拷在廁
所裏一天沒吃沒喝,完事還被多判了五年,罪名竟然是襲警,「這家夥怎幺出來
了」「嗚嗚,嗚嗚」想到這裏唐依佳就不停的叫了起來。
  「把她嘴巴給松開」肥皮張命令道。
  那胖子走了過來,開始解唐依佳嘴上的膠帶,足足解了四圈才解開,這時才
發現嘴裏還勒著一條絲襪,解開絲襪又發現嘴裏還塞著一堆東西,胖子從唐依佳
嘴裏一共掏出了兩條絲襪,一條內褲才算掏幹淨了。
  「我靠!怪不得這娘們叫的聲音那幺小,原來被堵的這幺嚴實,這一路夠她
受的了」胖子驚訝的說道。
  「看來咱們找的人夠專業,就該這幺收拾她」肥皮張恨恨的說道。
  因爲嘴巴長時間的撐得很大,突然一下子空了還不太適應,唐依佳嘴巴竟然
合不住了,好半天才能講話「肥皮張,你瘋了,連我你都敢綁,不要命了」「綁
的就是你,臭娘們,害的我好苦,這次我就是來尋仇的」「你想怎幺樣?」唐依
佳瞪著肥皮張,不甘示弱。
  「你說呢,你一大美人落我們手裏還能怎幺樣」這時唐依佳開始冷靜下來分
析著局勢了,首先自己被綁的跟個粽子似的,肯定是任由他們擺布,所以決不能
硬來,要智取,其次他們無非就是想跟自己那個,所以暫時沒有生命危險,而且
逃脫的機會多的是,想到這裏唐依佳竟然笑了起來。
  「我當是要幹什幺,想跟本姑娘那個可以,但是我得先洗個澡,昨晚被那幾
個王八蛋弄得一身髒,你們玩著也不舒服對吧,等我洗幹淨了隨便你們怎幺玩都
可以,好吧」唐依佳說完向那胖子抛了個媚眼,胖子差點沒摔地上。
  「可以,洗澡嘛,胖子把她扛上來院裏」說著胖子就朝自己走過來了,唐依
佳急道「等等,不把我解開怎幺洗啊」「誰說綁著就沒法洗了,放心,會把你洗
的幹幹淨淨的」唐依佳就這幺的被扛到了院裏,心裏想著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幺。
  「來,把她給我倒吊在這」肥皮張指著院裏一棵老槐樹說道。
  「肥皮張,你敢,我……嗚嗚」唐依佳話還沒說完嘴就又被一個塞口球堵上
了,緊接著胖子和高個兩人把唐依佳倒了過來,腳踝中間有系了根繩子綁在了老
槐樹一支比較粗的枝幹上,唐依佳的頭發都快拖到了地上了,全身不停的扭動,
可是也只能是原地打轉。
  「打桶水去,還有拿瓶沐浴液,讓我們給唐大美女好好洗洗」「嗚嗚……嗚
嗚」唐依佳只能這幺徒勞的喊著,掙紮著。
  唐依佳就這幺倒吊著,全身塗滿了沐浴液,被肥皮張叁人到處摸來摸去「皮
膚可真好啊」,「這胸部夠挺」,「這腿可真長啊」叁人邊摸邊說些不堪入耳的
淫詞亂語,唐依佳聽著真想哭,可她不能,那樣她就徹底敗了,後面還不知道要
被怎幺折磨。
  就這幺被摸了半個多小時,叁人終于停手了,「好了,洗洗吧」說著叁人各
拿一個水瓢,從桶裏舀出水就往唐依佳身上潑去,井水很涼,雖然是夏天,但是
這荒郊野嶺又是晚上,氣溫還是很冷,唐依佳被澆的瑟瑟發抖,又被倒吊著,眼
看就要暈過去了。
  「行了,再澆估計這娘們就要挂了,解下來帶進屋吧。」唐依佳終于從樹上
解脫了出來又被扔回到了床上,口球被取了出來「怎幺樣,美女,洗的爽嗎?」
肥皮張一臉淫蕩的看著唐依佳說道。
  「接下來呢?還要怎幺折磨我?」唐依佳有氣無力的問道。
  「接下來就要直奔主題了,唐小姐准備好了嗎?」
  「我是沒問題,可是你們看我這兩條腿被捆成這個樣子,你們怎幺玩啊」肥
皮張一看,唐依佳本來就被捆的很緊,剛才繩子又被水一泡越發緊了,上半身倒
還好說,可兩腿中間緊的連手都伸不進去了,確實沒法搞了。
  肥皮張眉頭一皺,這時胖子發話了「肥哥,就把她腿給解開得了,那樣玩的
才爽」「你知道什幺,這娘們腿上功夫可厲害了,解開她咱們就要倒黴」「她都
這樣了還有什幺力氣,再說咱們叁個人,兩個人一人壓住她一條腿,輪著爽不就
行了」肥皮張想想也是,她再厲害畢竟上身還被綁著,解開雙腿也沒太大的麻煩,
「行,你兩個把她的腳壓好了,我來解繩子」「放心吧,肥哥,她絕對動不了」
就這樣胖子和高個兩人死死的按著唐依佳的腳,肥皮張把唐依佳腿上,腳踝和腳
背上的繩子一一解開了。
  「肥哥,還有這,腳趾上還有」「那是紮帶,解不開,等我去拿剪刀」說著
肥皮張就從櫃子裏拿出一把剪刀,隨著大腳趾上的最後一道束縛被解除,唐依佳
的雙腿終于解放了,這時胖子和高個各抓住唐依佳的一只腳往兩邊一分,唐依佳
的雙腿就被分開了,唐依佳試著掙紮了一下,根本掙脫不開。
  「兩混蛋抓得可真牢,怎幺辦,難道今天真的要貞操不保,不行,要冷靜」
心裏雖然這樣想,可是當看到肥皮張已經把褲子脫了,唐依佳馬上腦子裏就一片
空白了。
  「救命!救命啊!」唐依佳終于崩潰的大聲呼救起來。
  「別喊了,這裏沒有別人了,來吧,小美人」
  肥皮張扔掉褲子朝唐依佳一步步走來……
 (3)
  看著肥皮張一步步的向自己走來,唐依佳腦中是一團亂麻,完全沒辦法冷靜
下來思考對策,只能是不停的掙紮,用力的擺動著身體,可是兩條腿被按死上身
再怎幺用力也是無濟于事,就在肥皮張已經准備把他那個東西插入的時候,唐依
佳突然感覺下身一陣刺痛,馬上反應了過來,接著大叫「等一下!」「又怎幺了,
我勸你別再反抗了,認命吧,這次你逃不了了」肥皮張不耐煩的說道「你們這群
白癡,我那下面還被綁著,你們怎幺弄啊」原來唐依佳腰上的繩套還沒解開,下
面的繩子被水一泡都勒進了陰部和股縫裏,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到,唐依佳因爲被
勒的時間長了,都麻木了,剛才用盡全力掙紮才猛的感覺好痛。
  「靠,忘了,這幫人綁的真夠仔細的,呵呵,也難爲你了唐警官,謝謝提醒,
來叫哥哥給你解開」肥皮張說著就要來解。
  這時唐依佳想起剛才胖子那舉動,馬上有了對策,對著胖子柔聲說道「胖哥
哥,你來嘛!給我解開,妹妹我那裏真的好疼啊」那聲音真的是莺聲燕語、無比
傳情,酥的人骨頭都要軟了,那胖子突然被這幺一叫,擡眼又看見唐依佳正含情
脈脈看著自己,完全失去了理智,下意識的就放開了唐依佳的腳,伸手就要來解
她腰上的繩子。
  肥皮張見狀一邊大聲喝止,一邊急忙去按唐依佳的腳,唐依佳可不會錯過這
個機會,右腿一記側旋踢,先把那高個給爆了頭,倒在了一邊,接著收起兩腿往
前用力一踹,正中肥皮張的胸部,一下子把他踹出一米多遠,也躺那不動了,這
幾個動作也就用了不到叁秒鍾,胖子還沒反應過來唐依佳已經一個側滾站到了床
的另一邊,但是因爲雙腿被綁的時間太長,剛才又用力太猛,唐依佳的雙腿突然
一麻,沒站穩摔在了地上。
  唐依佳感覺雙腿無力,再想起來已經不可能了,那胖子看到這個情況,馬上
沖了過來,只是因爲忌憚唐依佳的腿功,遲遲不敢靠近,唐依佳這時只能掙紮著
往後挪動,她退一下胖子就進一下,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兩人的眼睛都警惕的
注視著對方。
  唐依佳慢慢的已經挪動到了牆邊,已經無路可退了「算了,拼了,看看這胖
子還會不會上當」唐依佳下定了決心再賭一把。
  「算了,胖哥哥,我跑不了了,你來吧,給你總比給那兩個變態強」又是那
個語調,唐依佳說完竟然把兩腿張開來,又用那深情眼神看著那胖子。
  「少來這套,你當我傻啊」胖子這次變聰明了「是真的,我已經沒力氣了,
我只求你享受完我後能放了我,那肥皮張會要我命的,求求你了,胖哥哥」唐依
佳哽咽的說著,眼淚都流了出來。
  胖子看到唐依佳這副委屈、可憐的樣子,放松了警惕「真的,那我來了」
「來吧。」唐依佳閉上了眼,昂起了頭。
  這下胖子更加不懷疑了,一頭就向唐依佳兩腿之間沖來,唐依佳迅速睜開眼,
就在胖子的頭剛進入雙腿中間,而他的兩手還沒有按住自己雙腿的那一刹那,膝
蓋猛的一合,正中胖子兩邊的太陽穴,胖子一下就昏了過去,頭正好壓在了唐依
佳的下面,唐依佳這一下可真是用盡了最後的一點力氣,全身一松,躺在地上動
不了了。
  十分鍾過去了,唐依佳的雙腿漸漸有了點力氣,她先是一腳把那胖子踢開,
然後靠著牆一點點站了起來,看著眼前這叁個像死了一樣躺在地上的人,想起剛
才受的折磨,唐依佳真是氣的牙癢癢,要不是她上身還被綁著,真想過去掐死他
們。
  唐依佳冷靜下來分析著現在的局面,剛才那幾下力道顯然不比平常,他們昏
迷不了多久,等他們醒來自己雙手被捆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所以現在當務之急
是先把上身的繩子解開,想到這裏唐依佳就去尋找剛才肥皮張剪紮帶的剪刀,可
是等她找到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大拇指被紮帶捆著,不要說剪開繩子了,連拿起剪
刀都做不到,「看來捆我的那幫人早就防著我自行解脫了,現在怎幺辦,打電話
求救?不行,時間太長,他們叁個肯定早醒了,看來只有先跑了,可是我現在這
個樣子,哎呀不管了,保命要緊。」決定之後唐依佳馬上轉身沖出了屋子,向一
片夜色當中跑去。
  一口氣赤腳跑了半個多小時,唐依佳實在是跑不動了,再確認了沒有人追趕
之後就靠在了一棵樹上休息,「這是什幺鬼地方,跑了這幺久連個人影都沒見著,
看來指望別人救我是沒戲了」唐依佳無奈的低下了頭,看了看自己狼狽的樣子,
上半身被反綁著,胯下還有那幺一根屈辱的繩子,丁字褲已經被他們剪斷了,睡
裙的兩條肩帶全部滑落,要不是被繩子捆著早就掉下來了,下擺那裏被剪成了一
條條的,根本連肚臍都遮不住。
  「不行,我不能這個樣子等人來救,我要自救」在強烈的自尊心的驅動下,
唐依佳又感覺有了力量,這時她發現了身邊一米之外有一塊大石頭,石頭有鋒利
的棱角,唐依佳走了過去背對著石頭,那棱角的高度剛好與她的手腕平行,「這
樣不會太費力的,應該很快就能把手腕上的繩子割開」唐依佳開始興奮的割了起
來,可是還沒幾下她就發現事情遠沒有那幺簡單,因爲手腕的繩子連著腰上的繩
套,她每用力割一下,下身都是一陣刺痛。
  「這幫混蛋,我絕饒不了你們」唐依佳憤恨的自言自語道,雖然痛,但是她
並沒有停下來,有幾次疼得都叫出了聲來,疼痛中還帶著一絲快感,慢慢的快感
越發強烈,唐依佳甚至小聲的呻吟了起來,她也終于領教了這根繩子的厲害了。
  就這樣邊叫邊割了有半個小時,手腕的繩子終于割斷了,接著唐依佳兩手一
拉就把拇指從紮帶裏掙脫了出來,接下來的工作就是靈活運用雙手了,等唐依佳
把全身束縛都解開時間又過了半個多小時,這時的唐依佳已經是渾身大汗,之前
的押運,折磨,搏鬥,奔跑已經讓她的身體極度的虛弱了,又經過這一個小時的
折騰,唐依佳已經力不可支,腦袋開始發暈,雙腿打顫,這時一陣冷風吹過,唐
依佳再也支撐不住了,兩眼一黑暈倒在了地上……
 (4)
  唐依佳從昏迷中慢慢蘇醒了過來,發現天已經大亮了,自己已經不在昨晚那
樹林裏了,她現在正躺在一間破屋的土炕上,身上蓋了一條薄被,「這是哪裏,
難道我又被肥皮張他們抓回來了」唐依佳動了動自己的身體,「我沒有被綁著,
那應該是被路過的好心人救了」想到自己終于獲救,唐依佳的心情好了許多,但
她的身體還是非常虛弱,連下床的力氣都沒有。
  「有人在嗎?」唐依佳疲憊的大聲問道。
  這時門外傳來了腳步聲,門被打開了,走進來一個人「你醒了」唐依佳擡頭
一看,剛剛好轉的心情瞬間沉到了谷底,眼前這人竟然是押運她的那個黃毛,雖
然他那天戴著墨鏡,可是他那一頭黃毛非常紮眼,這家夥扛著她的時候把她全身
摸了個遍,現在想起來唐依佳還覺得惡心無比。
  「是你!怎幺,那天還沒摸夠嗎?」唐依佳厭惡的問道「不是,我是來救你
的」「救我?別忘了就是你們把我綁到這的,現在又回來當什幺好人,真可笑!」
「我沒有綁架你,我來救你是因爲我……我愛上你了。」黃毛結巴的說道,低頭
躲避著唐依佳驚訝的目光。
  唐依佳聽的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大聲道「你有病吧!你一共就見過我一面,
還是我被綁著動不了,說不出話的時候,你憑什幺認爲愛上我了,你……你不過
是想滿足你的淫欲而已。」「不是,如果是的話我昨晚就對你下手了,我不想你
受到傷害,那天看到你被他們帶走之後我就一直魂不守舍,滿腦子都是你的身影,
什幺事都做不了,我不是沒有過女人,但是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所以我當晚就
回到了交易你的地方,順著汽車痕迹找到了那間房子,但是你已經不在了,只看
到地上躺著的叁個人,我趕忙就去樹林裏找你,聽到了你的叫聲找到了你,你當
時已經昏倒了,我就把你帶到了這裏。」聽他說道叫聲,想起昨晚的情形,唐依
佳羞的臉紅著低下頭去。
  黃毛說這些話的時候一直注視著唐依佳,眼神非常的真誠,唐依佳盡然有些
被打動,其實那天在編織袋裏她就聽到了黃毛與刀疤臉的談話,知道黃毛並沒有
參與綁架自己的行動,他只是被拉來開車的,「也許他說的是真的,現在逃命要
緊,就信他一回,等身體恢複了到時再把他拿下送到局裏不就行了」唐依佳下定
了決心。
  「好,我信你,我跟你走」
 「我有條件」
  「什幺條件?」
  「你要答應做我的女朋友」
  唐依佳氣的咬牙答應道「可以,我做你的女朋友」
  「那你叫我一聲老公」
  唐依佳的忍耐快到極限了,強壓著怒火說道「老……公」「哎,老婆」黃毛
好像很滿足。
  「可以了嗎?那我們趕緊走吧,他們肯定早醒了,正在找我了」唐依佳說著
就掀開了被子准備下床,可她發現被子裏的自己竟然是赤身裸體,一絲不挂,馬
上又蓋上了被子,再也忍不住的大罵起來「你這個大變態,騙子,還說救我,我
的衣服呢?」
  「你那件衣服已經破的不能穿了,我扔了」黃毛不慌不忙的回道。
  唐依佳想想確實那睡裙穿和不穿一個樣,「那現在呢,你要我光著身子跟你
走嗎?」
  「我給你帶了一套衣服」說著黃毛拿出了一個袋子,扔給了唐依佳,唐依佳
急忙拿起袋子對黃毛說道「你出去,我要穿衣服」,黃毛關門走了出去,唐依佳
把衣服拿出來一看,頓時傻眼了,袋子裏是一套情趣服,白色的內衣和吊帶襪和
粉色的旗袍還有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這個死變態,我就知道他沒安好心,這
衣服我打死都不會穿的」可是又一想只有這一套衣服,不穿就得光著身子,唐依
佳咬咬牙還是穿了起來。
  唐依佳穿好後更加氣的不得了,這衣服比她想象的更加離譜,那內衣正面只
能剛好遮住胸部和下面的敏感部位,背面只能看到脖子,背部和臀部的叁條系帶,
那旗袍下擺只能勉強蓋住臀部,旁邊的開叉直接到了腰部,側面完全大開,胸部
位置開了個V 型大口,半截胸部露在外面,後面是一個大露背,下面邊緣都快到
股縫了,白色吊帶襪是漁網襪,兩條美腿若隱若現,涼鞋的後跟足有十幾公分,
站都站不穩。「我這哪還像個警察啊,根本是自己曾經抓過的那些夜總會陪酒小
姐嘛」這時門又被打開,黃毛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一些食物,「穿好了嗎?吃點
東西吧」他一看到唐依佳的打扮,瞬間石化了,手裏的食物掉在了地上,唐依佳
來不及躲避,索性大罵起來「死變態!這就是你所謂的衣服,你的目的達到了吧,
你不就是想羞辱我嗎!」「老婆,你……你可真美啊」「夠了!我不想和你廢話
了,我們走吧」
  「先吃點東西吧」
  看到食物,唐依佳馬上就感到饑餓無比,從被綁架到現在她就沒吃過什幺東
西,馬上撿起地上的面包狼吞虎咽起來。
  吃飽之後唐依佳感到體力有所恢複「好了,可以走了」
  「還有一件事情」
  「你又想怎樣」唐依佳感到不妙了
  「我必須把你捆起來」黃毛不緊不慢的說道。
  「爲什幺?我又不會跑,爲什幺要捆我」唐依佳急道
  「我怕等你體力恢複後會對我不利」
  「我發誓我不會」
  「不行!」黃毛斬釘截鐵的說道唐依佳知道多說無益,他就是爲了羞辱自己
「我如果不同意呢?」
  「車鑰匙我藏起來了,你找不到的,再說你現在不一定是我的對手,唐依佳
知道他說的是事實,自己現在的體力根本打不過他,而且沒有車自己這個樣子跑
不了多遠就會被抓到的,看來只能繼續委屈求全了。
  「好吧,你捆吧,但是不要用繩子了,太疼,我身上之前的勒痕還沒好」黃
毛看了看唐依佳的身體,確實之前的繩痕依然清晰可見。
  「好的,我用這個」說著他拿出了一卷金屬膠帶,唐依佳看了看沒有什幺異
議,自覺的把兩手背在了身後,雙腿並攏,閉上了眼睛「你可以開始了」。
  黃毛先是把唐依佳的手腕纏了幾圈,接著是胸部下面,把上臂和身體纏了幾
圈,然後是腿部,膝蓋上面大腿處和腳踝各纏了幾圈,完事又用手各處按了按確
認捆緊了。
  「不用檢查了,夠緊了」唐依佳不耐煩的說道黃毛這時又拿出一條絲襪,揉
成一團就往唐依佳嘴裏塞去,「等一下,還要堵嘴?你太……嗚嗚……」唐依佳
話還沒說完嘴就被堵上了,黃毛把絲襪塞滿唐依佳的嘴之後,又用膠帶在她的嘴
上纏了幾圈,確認封的嚴實之後,把剩下的膠帶扔在一邊,「好了,老婆,我們
可以走了。」唐依佳這時只能用憤怒的眼神注視著黃毛,嘴裏無聲的抗議著,黃
毛不去理會,把唐依佳抗在了肩上,找到了車鑰匙,出了屋門向汽車走去,這次
他沒有再亂摸,唐依佳倒在黃毛的肩上心想「我盡然被捆著讓這家夥扛了兩次」
而這一次她並沒有上一次那幺反感,「這到底是怎幺了?」
 (5)
  唐依佳被黃毛放在了前座上,座椅移動到了最後,靠背放下,這樣唐依佳那
條大長腿就可以盡量伸展的躺在座位上,黃毛給她系上安全帶後說道「你好好睡
一覺吧,到安全地方後我會叫醒你的」,「又在那假惺惺的裝好人,被捆成這樣
還能睡成什幺好覺」唐依佳心想著就惡狠狠的瞪了黃毛一眼,然後將頭歪向了一
邊閉上了眼睛。
  車在顛簸的路面行駛了沒一會兒,唐依佳就感覺不對勁了,黃毛車開得既慢
且不穩,一會就是一個急刹,「這個變態會不會開車啊,這速度遲早被肥皮張他
們追上」她急得睜開眼睛卻發現黃毛正盯著自己的腳看,然後黃毛的視線慢慢上
移,掃過她的小腿、大腿、臀部、腰部、胸部最後看向了唐依佳的臉,猛然發現
唐依佳正瞪著自己,趕緊收回了視線,扭過頭去,緊接著就又是一個急刹車。
  唐依佳終于知道是怎幺一回事了,艱難的掙紮坐起,「嗚嗚……嗚嗚」用下
巴指著前方大叫著,黃毛知道唐依佳是叫他好好開車,可是他實在是忍不了,唐
依佳那一身打扮,被捆著躺在那裏,實在是太撩人了,那一雙雪白的美腿配上漁
網襪給人一種禁锢的美,穿著高跟鞋的雙腳腳型更加完美誘人,旗袍本來就短,
躺在那裏內褲不自覺的露了出來,開叉處臀部側面配合著裸露的背部勾勒出一條
完美的曲線,纖細的腰身襯托出豐滿的胸部再加上深深乳溝隨著呼吸輕微的上下
浮動,當然還有唐依佳那張精致無暇的臉。這畫面任哪個男人都無法抗拒,何況
真實的就在自己身邊。
  開了一會兒黃毛的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看了過來,唐依佳氣的使勁的跺著雙腳,
搖晃著身體,嘴裏嗚嗚大叫著表示抗議,可這效果卻適得其反,黃毛的視線被這
性感的扭動直接鎖定了,連刹車都忘記踩了,汽車處在了盲開階段,終于「嘣」
的一聲,車的右前輪陷進了一個坑裏,黃毛這才趕緊收回視線,猛踩油門可是輪
胎只是原地打轉就是出不來,黃毛跳下車,蹲在車前檢查,留下了憤怒的唐依佳
一個人在車裏嗚嗚大叫。
  大約過了五、六分鍾,唐依佳見黃毛還沒弄好,再也坐不住了,因爲她的小
臂和雙手並沒有與身體綁在一起,所以可以左右移動,唐依佳奮力的移動著手臂
解開了安全帶,打開了車鎖,之後她重新躺在椅背上,擡起雙腳,踹開了車門,
艱難的挪出了車外,那十公分的高跟涼鞋和被捆的雙腿讓唐依佳來回搖晃了好幾
下才算站穩,接著唐依佳一蹦一跳來到車前,看見黃毛還蹲在那不知在鼓搗什幺,
氣的彎下雙腿用膝蓋狠狠的頂了黃毛的腦袋一下,黃毛嚇得扭過頭來看到唐依佳
站在自己身後不停著搖著頭,嗚嗚大叫。
  「你怎幺出來了」
  「嗚嗚……嗚嗚」
  「你要說話?」
  看見唐依佳拼命點頭,黃毛解開了唐依佳嘴上的膠帶,拿出了塞著的絲襪,
唐依佳猛吸一口氣後就開始罵道「大變態,你不好好開車老看我幹嘛,還有你到
底會不會弄啊?」看到黃毛不回答自己,唐依佳急著接著說道「快把我解開,我
來開車,你在後面推」黃毛還在猶豫不決,唐依佳急得都小跳了起來「快啊!給
我解開,他們很快就會追上來的」「好吧,但是車開出來後我還要把你綁起來」
「隨便你,愛捆就捆」唐依佳懶得討價還價了黃毛拿出一把剪刀剪斷了唐依佳全
身的膠帶,唐依佳稍微活動了一下雙手雙腳就一把推開了黃毛,看了看車胎,找
了一塊平展的石頭墊在了輪胎下,然後就進了駕駛座,對黃毛說道「我一發動你
就在後面使勁推,明白了嗎?」
  「我明白,但是你不能跑啊」
  「我不會的你放心」
  汽車重新發動,黃毛在車後使勁推著,終于把車開了出來,黃毛剛想上車,
唐依佳一踩油門把車開走了,「白癡!真以爲我會老實的讓你重新捆回去嗎」開
了十幾分鍾以後唐依佳開始心神不甯了「他會不會被抓住啊?不會,他和肥皮張
沒仇抓他幹嘛,但是他們見過他,看到他出現肯定知道和我有關,那會不會嚴刑
逼供讓他說出我的下落」唐依佳莫名的開始擔心起來,她自己都說不出到底是擔
心黃毛說出自己的去向還是擔心黃毛會不會被打,總之她決定回去找黃毛了。
  「我這是怎幺了?一個變態綁架犯的安危跟我有什幺關系」雖然這樣想,可
她還是回到剛才推車的地方,卻不見黃毛的人,「去哪裏了」唐依佳停下車打開
了車門,就在她的頭剛探出車外就突然被人抓住了頭發扯了出來,她還沒反應過
來一把匕首就頂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後雙臂被人緊緊箍住。
  「別動,不然給你放放血」唐依佳聽出了這是那個胖子的聲音,「完了,還
是被抓住了」這時就看見肥皮張從一旁走了出來,後面跟著那高個,高個手裏抓
著手腳被捆的黃毛。
  「唐警官,我以爲你早跑遠了,沒想到你穿的這幺騷包和這黃毛小子在這裏
開車兜風,好興致啊」肥皮張一臉奸笑的說完就開始在唐依佳身上看來看去,唐
依佳被他看得渾身不舒服,可自己穿成這個樣子又羞又氣的竟不知說什幺了,只
是拼命的掙紮。
  「你這個肥皮,我警告你,不要傷害我老婆,不然我跟你拼了」這時黃毛在
肥皮張身後大叫起來「老婆?哈哈,唐警官看來你們兩個昨晚過的很嗨啊,這都
私定終身了」肥皮張大笑道。
  唐依佳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你閉嘴!別說了」唐依佳對著黃毛喊
到,接著瞪向肥皮張「你打算怎樣?」
  「不怎樣,來請唐警官回去,對了,還要帶上你的小男朋友,走吧唐警官」
說著就拿出了一捆繩子向唐依佳走來,唐依佳死命的掙紮,但是因爲體力並未恢
複,所以只能是徒勞的。
  「把她給我按車上」肥皮張對胖子命令道,胖子一把抓起唐依佳,把她的兩
手背在背後按倒了汽車的前蓋上,唐依佳的雙腿不停的向後踢著,「肥哥,先綁
腿吧」胖子顯然對于唐依佳的腿功還心有余悸,「好的,你按好了」肥皮張從唐
依佳的腳踝開始,膝蓋上下,大腿根部各捆了四五道繩子,而且是用的是一根繩
子,在雙腿之間連接,這樣很難掙脫,接著又用腳踝處多余的繩子把唐依佳的雙
腳連同高跟涼鞋捆在了一起,腿部捆完後,又拿出一根繩子把唐依佳的手腕捆了
好幾圈,在手腕中間打結,然後用力提起,直到唐依佳的手指快碰到脖子爲止,
接著繩子在唐依佳的脖子上繞了兩圈,又在手腕處收緊。這樣唐依佳的手臂在背
後被綁成了W 型,頭被迫昂了起來。
  「輕點,混蛋,想勒死我嗎」唐依佳疼得大叫肥皮張跟沒聽見一樣,又拿出
一根繩子在唐依佳胸部上下捆了兩道,並在胸部中間連接收緊,這樣唐依佳的胸
部被綁的更挺了,雪白的山峰就快從旗袍內洶湧而出了,最後肥皮張用多出來的
繩子再把唐依佳的上臂和身體連同手指一起捆緊才算大功告成。
  肥皮張擦了擦汗,對著胖子說「把這娘們的內褲給我脫了,塞她嘴裏」,唐
依佳聽到後大叫「肥皮張你敢,我……我一定要殺了你」可是沒用,胖子一把就
把唐依佳那條布料稀少的內褲扯了下來塞進了她的嘴裏,然後又拿出一副口球給
唐依佳戴上,最後又用膠帶在唐依佳嘴上纏了好幾圈,「嗚嗚……嗚嗚」唐依佳
又一次只能無聲抗議了。
  肥皮張摸了摸唐依佳光滑的翹臀,然後突然把手伸進了唐依佳的下體中使勁
摳了起來,「這裏就不綁了,省的一會兒麻煩」唐依佳疼得大叫,用力扭動著臀
部。
  「好了,把她放後座上看好,那小子扔後備箱裏」,高個一把提起黃毛,用
一塊破布塞住他的嘴,扔進了越野車的後備箱,然後和胖子兩人架起唐依佳把她
推進了車後座,一左一右將她夾在中間,肥皮張鑽進駕駛座發動了汽車,然後扭
頭對被綁的一動都不能動的唐依佳說道「唐警官,我保證回去之後一定會好好款
待你的」。
 (6)
  車又開回到了之前關押唐依佳的那間老屋大門外,唐依佳和黃毛被扛下了車
帶進了屋內,黃毛被綁在了一把椅子上,唐依佳就沒這幺好的待遇了,一進屋手
腕處就又被加了一根繩子,繩子繞過房梁,胖子和高個使勁一拉,唐依佳就被吊
了起來,她的雙腳只有腳尖能勉強接觸到地面,手腕處的繩子因爲連著脖子上的
繩套,所以脖子被勒的很疼,唐依佳只能盡量的繃直自己的腳面,讓腳尖支撐著
身體,這樣才能緩解疼痛,但即使如此唐依佳還是疼得不停的嗚嗚叫喊著。
  看著唐依佳這痛苦的樣子,肥皮張冷笑著「唐警官,我本來只是想玩完你的
身子之後就把你賣到國外,沒想傷害你,可你不老實啊,竟然逃跑,還打傷了我
們,所以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說著他拿出了一條皮鞭,對准唐依佳的大腿,
「啪」的就是一鞭子,唐依佳痛的尖叫了一聲,那漁網襪已經裂開了,裏面白嫩
的肌膚上瞬間出現了一道紅印。
  「黃毛小子,看好了,瞧瞧老子怎幺收拾你老婆」肥皮張對著滿臉憤怒的黃
毛說道,接著就又是一鞭,抽在了唐依佳胸部,旗袍也裂開了,唐依佳的胸部幾
乎露在了外面,然後皮鞭就如雨水般落在唐依佳的身體上,皮鞭聲、唐依佳的叫
喊聲、黃毛憤怒的喘息聲還有肥皮張叁人的大笑聲此起彼伏。
  整整抽了十分鍾肥皮張才停手,喘著氣說「行了,把她扔床上吧」,胖子和
高個把唐依佳解了下來,扔到了床上,這時的唐依佳已是渾身鞭痕,衣不蔽體,
一動都不能動了,看著躺在床上喘息的唐依佳,肥皮張早已控制不住,迫不及待
的脫了個精光,撲在了唐依佳身上,瘋狂的吸吮著她的脖子和胸部,唐依佳無力
掙脫,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怒吼,黃毛沖向了肥皮張,原來因爲叁人並沒有把黃毛當
回事,對他的捆綁非常的簡單,而剛才的鞭打畫面又太過驚豔,所以根本也沒注
意到黃毛已經掙脫了捆綁,只見黃毛一把就把肥皮張從唐依佳的身上扯開,然後
重重一拳把他打到在地,肥皮張抱住腦袋大叫起來「你倆愣著幹啥,還不給我打」
胖子和高個這才反應過來,沖向黃毛將他踢翻在地,然後就是一頓暴揍,唐依佳
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無能爲力,那一拳又一拳仿佛打在她心中一片原本沉靜的水面
上,激起了陣陣波瀾。
  叁人終于打累了,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黃毛,肥皮張說道「把他綁了,這次
綁牢點」說完吐了一口血,揉了揉自己的鮮血直流的臉,「媽的,這小子下手夠
重的,你們倆來裏屋給我包紮一下」「肥哥,那他倆」「就捆這吧,今天沒興致
了,明天再收拾他們」說完叁人進了裏屋,留下了遍體鱗傷的倆人。
  這時黃毛慢慢的擡起了頭,看著唐依佳,虛弱的說道「老婆,你沒事吧」說
完就頭一沉昏了過去,唐依佳看著黃毛在自己面前倒下,想叫醒他,可是無奈嘴
被堵著,這時她心中那片水面已經波濤洶湧,一陣酸楚從心頭湧出,唐依佳自被
綁架以來第一次失聲痛哭起來。(在這裏說一下,原本這裏是第5 章的結尾,但
因本人有強迫症,不喜歡各章的篇幅相差太多,所以挪到了這裏)
  第二天清晨,昏迷中的倆人被踢醒,肥皮張叁人餵了他們一些食物,然後又
一人餵了一杯水,這時肥皮張走到黃毛面前說道「黃毛小子,我昨天想了一夜,
你的行爲我很感動,所以我決定獎勵你一下」看見黃毛低頭沒有理他,肥皮張接
著說道「這個獎勵就是我決定這娘們先讓你嘗嘗鮮」肥皮張說完笑眯眯的看著黃
毛。
  黃毛和唐依佳幾乎同時擡起了頭,唐依佳嘴裏嗚嗚叫著,雙眼怒瞪著肥皮張,
然後看向了黃毛。
  「我不會的,我不會傷害她的」黃毛看了一眼唐依佳說道「那就由不得你了,
你知道剛才給你們喝的水裏有什幺嗎?烈性春藥!哈哈」肥皮張大笑著「你混蛋!
我不會放過你的」黃毛聽到這裏破口大罵起來,一旁的唐依佳也開始劇烈的掙紮
起來。
  「唐警官別用勁了,那樣藥效會發揮的更快的」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動她一下的」黃毛堅定的說道
  「那就看看吧,來啊,給這倆人安排安排」肥皮張命令道,胖子和高個走了
過來,解開了黃毛的繩子,扒光了他的衣服,將他綁在了一張結實的木椅上,雙
臂並攏被綁在了椅背後面,手腕在椅背後固定,雙腿分開分別綁在兩條椅子腿外
側,這樣黃毛兩腿中間的那個東西就非常突兀的呈現了出來,並在藥力的作用下
直直的挺了起來。
  「黃毛小子你還說你不會動她,你都一柱擎天了」肥皮張調侃著接下來就輪
到唐依佳了,她的那身衣服早就被鞭子抽的爛成一條條的了,胖子倆人幾下就扯
了個幹淨,然後脫下了唐依佳的高跟涼鞋,解開了她腿上的繩子,唐依佳試圖掙
紮,但是實在是虛弱無力,只能任由他們擺布,胖子抓住唐依佳的大腿從後面抱
起了她,然後雙手一分,唐依佳的下體就暴露了出來,接著抱著她走向了黃毛。
  「對准點,別插歪了」肥皮張說道唐依佳明白他們要幹什幺,更劇烈的掙紮
起來,但是沒用,她猛的感覺下體被塞進了一個東西之後就已經坐到了黃毛的雙
腿中間,這時胖子和高個一人抓著唐依佳的一只腳,將她的雙腿繞過了黃毛的腰
部兩側,盤在椅背後面,雙腳交叉著緊緊捆在一起,然後又用繩子把唐依佳的大
腿也綁在了椅背兩側。
  唐依佳這時已經無法再與黃毛分開了,但是還沒完,肥皮張又拿出了一根很
長的繩子,從倆人的脖子開始繞著倆人的身體和椅背一圈圈的捆了下去,直到腰
部最下面收緊打結。這樣唐依佳和黃毛倆人就貼合的更加緊密了,肥皮張解開了
唐依佳嘴上的束縛「唐警官,感覺爽嗎?」
  「你們這幫畜牲……」唐依佳已經語氣哽咽說不下去了,淚水在眼中打轉。
  肥皮張看了看手表說道「藥力很快就要發作了,這藥效會持續很長時間,絕
對讓你們欲仙欲死,哦對了,還有一個禮物送給你們」說著他拿出了一副口環,
這口環比普通口環要長一些,不過最大的不同是它有兩條系帶分向兩邊,唐依佳
馬上知道那是怎幺一回事了,剛想叫喊嘴就被那口環塞住了,口環撐得嘴張大,
舌頭從口環中被迫伸出,接著她的嘴被按在了黃毛的嘴上,倆人頭部呈接吻狀的
被口環固定起來,倆人的舌頭已在口環內交織在一起。
  肥皮張仔細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各處束縛,「這椅子夠結實吧?」肥皮張向胖
子問道「沒問題,絕對結實,他們弄不壞的」胖子答道,接著他又拿出一個電暖
氣,調到最大檔放到了唐依佳和黃毛身旁,「再給你們加熱一下氣氛」肥皮張點
了點頭,然後靜靜聽著倆人的叫聲欣賞了一會兒他的傑作,「好了,兩位,我們
哥仨要去踩個點,置辦些東西,就不陪你們了,你們有一個上午的時間好好享受
二人世界」說完叁人相視一笑,轉身走了出去,並把門窗都鎖死了。
  這時屋內只剩下了被緊緊捆綁在一起,身體交合著,雙唇親吻著如幹柴烈火
般的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