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亚洲综合网+偷自拍笑傲神雕-小龙女篇续

精彩内容:

左劍清和小龍女兩人策馬慢行,進入川地後,此時四處幾無道路,古木參天,
野草漫道。兩人各騎一馬,跌跌撞撞,曆時良久,終于穿出密林;只見豁然開朗,
眼前竟是波平如鏡的一個大湖。湖水清澈,湖岸蜿蜒,四周林木蒼翠,鳥叫蟲鳴,
宛如世外桃源。
    
  小龍女將馬放開,任其飲水吃草,回首對左劍清道:「你就在這歇著,可別亂
跑;我四處瞧瞧,看可有什幺吃的。」
      
  她沿著湖岸快步前行,轉了兩個彎後,只見一條小溪橫亘于前。溪畔巨石巍峨
,楊柳搖曳;風景絕佳,宛如圖畫。林中野物甚多,一會功夫,她打下兩只山雞,
便在溪邊清理乾淨,架火燒烤。山雞肉味鮮美,兩人吃得不亦樂乎。
      
  左劍清走了一天路,早已疲憊不堪,如今一吃飽,倦意立即襲捲全身,他往樹
幹上一靠,瞬間便已鼾聲大作。小龍女見其睡得香甜,便逕自往小溪處走去;方纔
她發現溪邊有一小水塘,塘水舒緩,接連溪流;水塘叁面皆有巨石環繞,宛如一天
然浴室。天氣酷熱,又奔波了一天,身上黏哒哒的好不難過,如今有此天然浴室,
不趁機洗滌一番,豈不罪過?
      
  此時已近黃昏,溪邊大石讓太陽曬了一天,均都熱得燙人。小龍女將衣褲褪下
,洗淨擰乾,晾在大石上,自己則窩在冰涼的溪水中,快意的洗濯。她水性粗淺,
因此不敢涉足深處;水塘僅只半人深,正是恰到好處。
      
  藏身巨石之後的左劍清,此刻真是目不暇給,眼花了亂。只見小龍女雪白的肌
膚,柔滑細嫩,成熟的軀體,豐潤撩人;修長的玉腿,圓潤勻稱;渾圓的美臀,聳
翹白嫩。她面容端莊秀麗,暗藏妩媚風情;傲然挺立的飽滿雙乳,更是充滿成熟的
韻味。左劍清看得慾火熊熊,心中不禁暗道:「師娘果然是個銷魂尤物!」
      
  小龍女泡在水中,只覺通體舒暢,疲勞全消。不知過了多久,此時突然傳來左
劍清淒厲的呼救聲。她心中一驚,慌忙跨出水塘,向聲音處張望,只見左劍清載浮
載沈,正在水中拚命掙紮,她不及細想,裸身便沿岸向左劍清奔去。
      
  臨近一看,左劍清距岸邊已是極遠,水深沒頂。她謹慎地涉水向左劍清接近,
到了觸手可及之處,她伸手抓住左劍清,欲待拖其上岸,誰知左劍清胡亂掙紮,一
把竟緊緊地抱住了她。小龍女猝不及防,兩人又盡皆裸體;驚惶之下失去了平衡。
兩人在水中翻翻滾滾,好不容易才重新腳踏實地;此時水深及于左劍清嘴邊,並無
沒頂之虞;倒是小龍女較左劍清稍矮,反倒要踮起腳來。
      
  左劍清似乎驚嚇過度,仍然緊抱小龍女不敢鬆手。方才慌亂之中無暇他顧,如
今情勢緩和,小龍女不免尴尬萬分。她連聲催促左劍清,先把手放開,但左劍清似
乎給嚇壞了,死也不肯鬆手,小龍女無奈,只得柔聲哄勸,要他緩步向岸邊移動。
      
  小龍女如今被左劍清赤裸緊抱,頓時有如觸電。兩人緩步移動,肌膚相親,來
回磨蹭,左劍清那火熱粗大的肉棒,早已堅硬翹起,緊緊頂在小龍女腿裆之間。私
處感受到男性的悸動,小龍女只覺下體陣陣酥麻,心中不禁一蕩。此時水僅及胸,
左劍清不再驚慌,他環抱小龍女頸部的雙手突地鬆開,但卻順勢下移,摟住了小龍
女的纖腰。那只大手向後輕輕一扯,美麗的胴體就軟綿綿的倒在了他的懷中。
      
  小龍女「啊」的一聲輕呼,只覺全身暖烘烘、懶洋洋的,竟是骨軟筋麻,無力
抗拒。左劍清輕柔地撫摸著她滑溜綿軟的豐聳香臀,指尖也靈活的沿著股溝,輕搔
慢挑,上下遊移。小龍女只覺癢處均被搔遍,舒服得簡直難以言喻;她情慾勃發,
春潮上臉,禁不住輕哼了起來。左劍清見她桃腮暈紅,兩眼朦胧,小嘴微張,呼呼
急喘,知道她已情動,便放出手段,盡情加緊挑逗。粗硬的陽具緊緊地頂住小龍女
又圓又翹的豐臀。小龍女雖是賦性貞潔的俠女,但近來慘遭淫賊多番奸辱,體質已
是敏感無比。如今左劍清含情脈脈的望著她,赤裸裸的抱住她;那高超的愛撫技巧
,粗大的男性象徵,更激發起她強烈的肉慾需求。她本能地環抱住左劍清的脖子,
渴望的仰起頭來;左劍清識趣的親吻櫻唇,雙手托著她的臀部,深情地注視著她,
小龍女的身體嫩白豐盈;成熟美婦較諸雲英未嫁的少女,畢竟更具備一種肉慾之美
。經過男性滋潤後的胴體,敏感、冶豔、飽滿、圓潤,隱然散發出一種食髓知味的
誘惑。左劍清恣意的撫摸,放肆的亵玩;小龍女沈浸于感官刺激下,現出迷離恍惚
的媚態。
      
  左劍清擡起小龍女的美腿,握著她的玉足,細細的揉捏。她的腳掌綿軟細嫩,
觸手柔膩;腳趾密閉合攏,纖細光滑;粉紅色的指甲,玲珑小巧,晶瑩剔透。整個
足部骨肉均亭,毫無瑕疵,呈現出白裏透紅的健康血色。左劍清左撫右摸,愛不釋
手;禁不住張嘴,又舔又吮。
      
  小龍女簡直舒服得瘋了,她從來沒想到單純的前戲,就能帶來如此巨大的快感
。左劍清的技巧,花樣繁多,在在均搔到癢處;他吸腳趾、舔肛門、吮下陰、咬奶
頭,樣樣在行;搔足心、摳腋窩、捏屁股、摸大腿,件件用心。小龍女身軀不停扭
動,春水氾濫而出。那兩片粉紅色的陰唇像濕潤的花瓣一般,綻放出招蜂引蝶的媚
態;那鮮嫩的肉穴,也歙然開合,發出「噗嗤、噗嗤」的細微淫聲。
      
  此時左劍清已按捺不住,他站在小龍女兩腿之間,托起那雪白的大腿,扭腰擺
臀猛然向前一頂,只聽「噗嗤」一聲,那根又粗又大的寶貝,已盡根沒入小龍女那
極度空虛、期待已久的濕滑嫩穴。小龍女「啊」的一聲長歎,只覺又是舒服又是羞
愧;她足趾併攏蜷曲,修長圓潤的雙腿,也筆直的朝天豎了起來。
      
  左劍清聽到這啊的一聲,稍停了下來,大嘴細吻她的耳垂,邊吻邊說:「師父
,你真美……」小龍女只感那支巨大的火槍緊緊抵住洞中最深處,洞中開始湧現出
一種難言的酥癢感覺,如萬千蟲蟻細咬細吸,小龍女忍不住輕輕扭動腰肌,用桃源
內的肌肉去磨那支火槍,藉以消除騷癢感。左劍清見狀大喜,屁股複聳,開始大力
抽插,巨大而滾燙的火槍挑刺著洞內的每一寸肌肉。
      
  「啊……」酥爽之極的感覺傳來,小龍女不由得呻吟出來,雖只是簡單至極的
小小音節,卻更勾起了左劍清心中無盡的慾火,動作越發的勇猛。「啪啪啪……」
每一次撞擊,小龍女那結實的圓臀就狠狠地撞在左劍清堅硬如鐵的小腹上,響聲不
絕。清澈的湖水中,可以看見原本是白嫩的臀肌,已給撞得通紅。而腰臀間的每一
次碰撞總是要帶起一蓬水浪,「嘩啦嘩啦……」水花四濺中可見一枝通紅的長槍在
兩瓣紅中透白的豐滿臀肉中進進出出。
      
  每一次撞擊,小龍女都幾乎是承受不住似的,雙手得大力劃水才支持得住。饒
是她內功深厚,卻也無法長時堅持,于是,她顫聲說:「清兒,到……陸……地…
…上去……」可正猛烈進攻的左劍清哪裏聽得見,一雙大手掌緊緊握住一雙美腿的
腿彎,將其拉得直如一條線,不見半點彎曲。而胯下的長槍更是神威大展,插得洞
中粉肉也是火一樣的燙,更不時隨著長槍的抽插而被擠出洞口。
      
  小龍女無奈,雙手向後鈎去,反摟住左劍清的脖子,這才抗住了他一次比一次
猛烈的進攻。左劍清雙手托著她的美腿,沒法去觸摸她胴體的其它部位,感覺很不
過瘾,「把你的腿鈎住我的腰。」他的嘴唇挨在她的耳旁說。小龍女幾乎沒有一絲
猶豫,一雙修長的美腿立刻向後,夾住他的雄腰,交叉在他的臀上。這樣子她整個
人就挂在了他的身上。
      
  左劍清雙手騰出空來,兵分兩路:一手繞到她的酥胸前,大力的握住她挺拔的
乳峰,狠狠的捏著,再狠狠的揉著,兩指分開,夾住那峰頂的珍珠,用力搓弄著。
另一手向下,覆在她結實豐滿的玉臀上,捏著每一寸肌膚,不時用力擠出一小團一
小團的肉團來。小龍女高仰著螓首,深深地呻吟著,櫻唇中吐出的是沒有任何意思
的言語。她也大力的扭動自己的腰自己的臀,夾在左劍清腰上的美腿更是用力的磨
著他雄健的肌肉,磨得那一雙美腿也現出了淫蕩的粉紅色。
      
  終于,她高聲地叫喊出來,頭挺得高高的,夾在左劍清腰上的美腿倏地緊崩,
桃花源中,水源大開,桃花水如決堤般湧了出來,澆在長槍之上,隨著長槍的抽插
溢出洞口,流下美腿,順著美腿與雄腰的接觸處,再流下左劍清的大腿,與清澈的
湖水融成了一體。左劍清給她一洩,渾身一顫,也大喊一聲,雙手幾乎要將玉乳和
豐臀捏爆。健腰一挺,緊緊插在洞中的長槍,猛地一抖,陡地暴漲兩寸,頂得大洩
之後的小龍女直翻白眼,差點喘不過氣來。
      
  「嗯……」小龍女輕輕的叫出聲來,大洩之後的肉體實是嬌慵無力,被左劍清
又長又硬的長槍一頂,舒爽至極的感官享受令她忘記了一切,夾在左劍清腰間的一
雙美腿早已無力,此時終于鬆了下來。
      
  左劍清急忙抓住她的足踝,向上折去,壓在了她高聳的酥胸前,渾圓的膝蓋恰
好頂在她一雙豐滿的玉乳上。如此,臀部愈發渾圓,緊緊貼在高強的胯下,股溝則
夾著他的那一根依舊插在桃花源內的長槍。
      
  左劍清輕擺屁股,漲了兩寸的巨槍開始在小龍女的桃花源中緩慢抽插,火熱的
槍身在她的股溝緊緊磨著她的嫩肉粉肌。「啊?他還……沒……洩……?……又要
來……了……」小龍女震驚不已,說不清是羞是喜,胴體發顫,肌肉又複緊崩起來
,圓挺的玉臀不由自主的開始擺動起來,讓自己的臀肉去磨擦他結實如鐵的小腹,
桃花源肉也夾得緊緊的,似乎想要把長槍夾斷似的。也許是他在挑逗她,但也許是
她在挑逗他,總之,就在小龍女大洩後的片刻,兩個熱情如火的男女又開始了新的
肉戰。
      
  左劍清的長槍深入到小龍女的肉體最深處,不停的頂,不停的旋,巨大的槍頭
磨轉著桃花源內的每一寸肉,直轉得小龍女喉嚨中發出深深的歎息:「啊——」左
劍清聳動屁股,將長槍不斷的插入她美麗而小巧的桃花源中,再拔出來,每次拔出
來,都要帶出一大片的桃花水。桃花水將二人交合處完全浸濕,使得玉臀與小腹的
每一次相擊都倍覺滑溜,結實渾圓的兩瓣臀球撞在鐵一樣堅硬的小腹上,總是要向
下稍稍一滑。每一次下滑後,都要小龍女擡高豐臀挺起桃花源,好讓左劍清的長槍
能不費力的又插進桃源中。
      
  夕陽終于完全落下了山,半彎明月高挂在夜空中,照亮了無邊的樹林,也照亮
了沈浸在情慾之中的年輕肉體。
      
  即使小龍女內力深厚,也擋不住左劍清那毫無疲倦的攻擊,她的腰開始酸了,
可是她仍不停的扭動腰肢,她的腿麻了,可美腿的肌肉依舊崩得緊緊的,足趾細嫩
,向上微翹,自玉臀,大腿,小腿乃至于玉足,都呈現著完美的曲線,即使是被膝
蓋壓得緊緊的玉乳也依然圓潤堅挺。
      
  長槍每插進一次,玉腿崩緊,就要將玉乳壓下,圓挺的乳峰便要略爲下凹,可
只要長槍一抽出,玉腿上壓力略減,乳球便又要重新彈起,又是圓美之極。由于玉
腿長時間的磨擦,乳球頂上的那一點嫣紅已挺翹如珠。左劍清虎口按在小龍女極富
彈性的小腿肚上,五指則將她的一雙豐乳捏住。隔著一雙腿,他並不能將整個乳房
包住,于是他緊緊下壓,小龍女的一雙粉腿幾乎要全部陷入乳峰之中,原本渾圓的
兩個半球都快變成四個了。「啊……」,胸口沈重的壓力之中所帶來的極度舒暢讓
小龍女尖聲叫了出來,忘乎所以。終于,她受不了了:「清兒……到……岸……上
……去」她是語不成聲。
      
  這一回左劍清聽到她的話了——他倏地轉身,向岸上走去。轉身之時,桃花源
中深插狠刺的長槍被帶得狠狠的在肉壁上刮了一下,就一下,可是小龍女舒爽得快
要飛上天似的,失聲蕩叫:「嗯……爽啊……」左劍清向岸上走去,每走一步,屁
股在小龍女玉臀下便要狠狠一頂,頂得玉臀一顫,頂得桃源肉肌肉一緊。桃花水更
是不可遏制,早已沾濕了二人交合處的每一寸肌膚。
      
  當原本是浸到二人腰臀以上的湖水,只淹到左劍清小腿處時,左劍清倏停,長
槍抽出,將小龍女輕輕放入水中。「嘩啦」水聲中,小龍女四肢跪伏著地,整個胴
體都浸在水中,只有高挺的玉臀稍稍有一點肌膚露在水面上。桃源洞乍失長槍,難
言的空虛感瞬間襲遍全身,她仰起螓首望著左劍清:「怎幺……啦……?」雙目淒
迷,被情火吞沒的神智重新複甦,但顯露出來的卻是對情慾的巨大渴求。
      
  左劍清沒有說話,只是跪了下去,小腹再次貼緊小龍女玉臀,長槍熟門熟路再
次插進桃源。「嗯——」重新獲得充足與盈滿感讓小龍女長籲一口氣。「向前走。
」左劍清趴在她背上一邊抽插,一邊命令。「向……前……走……??」四肢撐在
水中,怎幺向前走?可是小龍女沒想那幺多,就是向前——爬!
      
  背上壓著雄健的身軀,胯下桃源更是被不斷的插,這樣爬是何等的辛苦——當
然,再大的苦也難不倒小龍女啊!終于爬到了岸上,小龍女雙膝一軟,整個人倒在
草地上,雙手軟軟的攤在綠草上,上半身也是一樣,高挺的玉乳深深陷入柔軟濕潤
的草叢中。只有豐臀依然向上挺著,那是因爲左劍清的長槍依舊在進攻,在作深深
的抽插。胸前的濕潤柔軟與胯間的火熱堅硬形成極度對比,讓她在瞬間迷失了一切

      
  小龍女高仰螓首,紅唇微啓,發出了令人無法自控的呻吟聲:「嗯……哦……
」在她呻吟的鼓勵下,左劍清猶如一只凶猛的野獸,發了狂地蹂躏著大白羊。小腹
如鐵,長槍似鋼,緊貼著豐聳的玉臀,狠插著流著蜜的桃花源。小龍女將玉臀挺起
,向後晃動,兩瓣渾圓的股肉早被桃花水沾濕,滑溜的很,與左劍清的小腹相碰,
發出了「啪啪……」的響聲。在這迷人之極的雪白肉體中,左劍清忘記了一切,只
知埋頭苦幹,所見所思儘是小龍女迷人的胴體,所感所動儘是小龍女滑潤的肌膚…

      
  快感排山倒海而來,小龍女幾乎舒服得暈了過去;左劍清粗大的陽具,像是頂
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癢,又酸又麻。粗大的陽具撐得小穴脹膨膨的,她全身不停
地顫抖,就如觸電一般。充實甘美,愉悅暢快,她禁不住伸手摟住左劍清,放浪地
呻吟起來。
      
  從所未有的奇怪感覺襲捲而至,小龍女只覺火熱滾燙的龜頭,像烙鐵般的熨燙
著自己的花心。那種灼熱充實的飽脹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陣陣的痙攣。痙攣引發連
鎖反應,嫩穴緊緊吸吮住陽具;花心也蠕動緊縮,刮擦著龜頭。一向端莊的小龍女
,在左劍清粗大的陽具抽插下,不禁舒服得浪了起來。
      
  她像瘋了一般,雙手摟著左劍清的脖子,大腿纏繞住左劍清的腰肢,整個身體
騰空而起。她渾圓豐滿的臀部,不停的聳動;嫩白碩大的兩個奶子,也上下左右的
晃蕩。左劍清望著小龍女如癡如狂的媚態,陶醉萬分,他拼盡全力,狠命的抽插,
一會功夫,小龍女癡癡迷迷,發出歇斯底裏的浪叫。
      
  她只覺一股火熱的洪流奔騰而出,強勁地沖擊著自己的花心;那雞蛋大的龜頭
,也在穴內不斷的顫慄抖動。下腹深處傳來的陣陣快感,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向四
處擴散蔓延。她冷顫連連、嬌呼急喘,作夢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能舒服到這種程度
。她意識逐漸模糊,剩下的只有舒服、舒服、舒服……她突然「啊」的一聲嬌嗲,
竟舒服得暈了過去。
      
  暈厥過去的小龍女,嬌豔的面龐兀自帶著濃濃的春意;她美颦輕蹙,鼻間不時
洩出一兩聲輕哼,顯然高潮余韻仍在她體內繼續發酵。左劍清大手輕揉著小龍女的
美乳,喘籲籲的望著她,想到終于把日思夜想的嬌美師父給上了,心中不禁有股說
不出的得意。
      
  小龍女幽幽醒轉,但卻仍閉眼假寐;下體傳來一股過度撐開、但又驟失所依的
空虛感,使她意識到方纔的一切,都是真真實實的事情。糊裏糊塗失身于清兒,她
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但自己可是有家有室的人,這事又要如何善後呢?她左思右
想均覺無法妥善處置,心中不禁自怨自艾起來。她煩躁的坐起身來,赫然發現左劍
清竟赤裸裸的跪在自己身前!
      
  左劍清一見她坐起,立刻涕淚縱橫的向她陪不是,他語無倫次的道:「師父!
妳殺了我吧!我不是人……妳救了我……我卻對妳……我該死……我該死啊……嗚
……嗚……」
      
  此時左劍清不勝其悲,竟然趴在她腿上痛哭失聲,肌膚再度接觸,她不禁尴尬
萬分。左劍清像是哭傻了,雙手竟然在小龍女身上摳摳捏捏,小龍女被他搞得心神
大亂,只得一邊推拒,一邊哄道:「我不怪你,你別這樣……你別這樣嘛……」左
劍清一聽,順著竿子往上爬,嘴裏道:「師父!妳不怪我了……妳真好……妳真好
……」
      
  他嘴裏嘟嚷,手卻不停下;叁摸兩摳,一陣撥弄,小龍女酥癢難耐,春心又起
。她心中暗罵自己無恥,但下體卻忍不住又漸漸濕潤了起來。要知左劍清乃是此道
高手,熟谙催情按摩之術,他看似亂捏亂弄,實則均有一定法門。尤其兩人均赤裸
身體,更是容易沖動。其實處此情況,縱是叁貞九烈的女子也難免失足,何況是剛
經曆過銷魂滋味的小龍女呢?
     她心中又感羞愧,又是期待;矛盾的心情,使得她現出忸怩的嬌態。左劍清
看在眼裏,愛在心裏,那根騷肉棍可更加粗大了。
      
  他一向以久戰不洩爲傲,但方纔僅只一役,便忍不住洩了出來。如今重整旗鼓
,豈可再丟兵棄甲,提前潰敗?見小龍女被挑逗後再次情動,他偷偷扶住肉棍,對
準蜜穴,一沖而入。小龍女突然被刺,「啊」的嬌嗲一聲,蜜穴嫩肉一陣收縮,緊
緊箍住入侵的鐵棒,在左劍清輕抽慢插下,不一會就呻吟連連。瞅著小龍女的乳波
臀浪,左劍清的肉棍在陰道內漲得更粗更硬,更長更燙,他鎮攝心神,使出渾身解
數;抽插有序,親舔合拍;在左劍清的高超抽插下,小龍女媚態橫生,瞬間癫狂,
她翻身搶佔上位,扭腰擺臀,立即便向巅峰邁進。
      
  她柔軟的纖腰,快速有力地扭動,豐滿渾圓的香臀也不停地旋轉聳動;陽具在
火熱柔嫩的肉壁中不斷遭到磨擦擠壓,龜頭也被花心緊緊吮吸,毫無閃躲余地。左
劍清只覺腰際酸麻,快感連連,忍不住就要射精。他舌抵上颚,定氣存神,意圖壓
抑沖動。但小龍女嫩滑柔膩的豐乳,不斷在他眼前晃蕩;陰戶磨蹭起來又是那幺舒
適快活。
      
  瞬間,小龍女「啊」的一聲,全身一陣顫慄,淫水潺潺,順股而下;左劍清見
小龍女已現高潮,也立即加快了沖刺的速度和力度,在她蜜穴裏左沖右突,橫沖直
撞,猛地一個哆嗦,陽精狂噴而出,射得小龍女一陣急抖,陰道抽搐不已。發洩後
的左劍清並沒有就此停下來,而是用大手繼續遊走在小龍女的酥胸玉股間,讓小龍
女在高潮過後,仍然快感連連。
      
  幾番肉搏,嘗過左劍清高超的性技滋味後,自此,小龍女食髓知味,兩人一路
上卿卿我我,或客棧,或密林,或溪澗,或草地,日夜宣淫。左劍清埋首于小龍女
的美乳豐臀,在她玲珑凸翹的胴體上發洩著自己對師娘的火熱春情。在肉慾的滋潤
下,小龍女也越發豐腴嬌豔,兩人竟巴不得這趟路永遠都不要走完。 亚洲综合网+偷自拍